当前位置:首页 > 读书 > 正文

《七十二堂写作课》:写作过程中的人称立脚点

  紫云文心   2017-09-12 19:07
作者可有三种立脚点:(一)第一人称的立脚点;(二)第二人称的立脚点;(三)第三人称的立脚点。《七十二堂写作课》:写作过程中的人称立脚点

第一人称的立脚点

以第一人称为立脚点的文章,作者是从“我”出发的,作者处处把自己露出在文章里。日记、自叙传等写自己的情形的文章固然是从第一人称立脚点写作的,别的种类的文章也可有第一人称的写法。写别人的情形,只要那情形是自己经验过的,不论直接或间接经验,都可从第一人称的立脚点来写。实际上这类的文章是很多的。从第一人称的立脚点写述,最适宜的不消说是写自己的情形的文章。别人的情形,有许多地方——如心理方面——用第一人称去写,是很难表达的。例如:我们要写一个朋友的病况,如果用“朋友某君病了,我今天去望他……”一类的笔调写去,那位朋友患的什么病,病况大概怎样等等当然是写得出的,至于那位朋友所受到的痛苦,只能从他的呻吟、谈话、神情等看得出的方面作想象猜测的记叙,说些“我看他苦闷得很厉害”“他握住了我的手,好像见了亲人似的”一类的话而已。真能表达出那位朋友的痛苦的,可以说只有他自己。他从第一人称的立脚点,写出自己病中的状况来,才会毫无隔膜,直截痛快。因此,小说中为想求描写深切起见,作者常有故意代了小说的主人公用第一人称来写述的事。那时文章中的所谓“我”并非作者自己,是很明白 的。从第一人称的立脚点写文章,全体都须统一,不可把立脚点更动。最该注意的是人和地方的称呼。人和地方的称呼是因了说话的人的立脚点而不同的。例如:张三称张一叫“大哥”,不叫“张一”,可是在李四口里说起来,和张一对面的时候,叫“你”或“张一兄”,不在一处的时候,叫“张一”或“他”了。同是一个地方,因了说话的人立脚点不同,可以叫“这里”,也可以叫“那里”。在普通的文章中,用第一人称写的时候,“我”就是作者自己,对于人和地方的称呼都该和作者的地位一致到底,不得有一点混乱。混乱了就会失却统一,令人不 懂。用第一人称写文章,情形好比一个人用独白的态度讲话,独白可长可短,所以这类文章里面尽可有很长的东西。

第二人称的立脚点

第一人称的文章好比独白,第二人称的文章好比对话。用第二人称的立脚点写文章,是从“你”(或“君”“兄”“先生”等尊称)出发的,这所谓“你”就是读者。这类文章最普通的是书信,其他为特定的对手写的文章像祭文、训辞、祝辞等也属于这一类。第一人称的文章,不论写到如何长,通体可以用同一立脚点,从头到尾由“我”出发,不必更动。第二人称的文章是对话式的,不能只就对手说,有时非更换立脚点不可,因为听者不能和说者或其他的人没有关系。所以第二人称的文章不如别的立脚点的文章的能够统一,长篇文章全体用第二人称写的很少见。又,在表达的程度上,第二人称的文章也颇有不便利的地方。对手的心理情形只好作表面的叙述,无法彻底表达。第二人称的文章虽非书信,但总得取书信的态度,故应用范围不如别的文章之广。可是近来却常有人应用,甚至应用到小说方面去。这可认为书信文范围的扩充。近来有一些文章,本来应该用第一人称或第三人称写的,却故意用第二人称的写法,随处点出“你”字。例如在对一般人讲卫生的文章里,说“快乐可以使你的健康增进,烦恼可以损坏你的健康”;在叙述某山情形的文章里,说“山上夏期还有积雪,你到最高峰去,六月里也要着棉衣”。这里面的所谓“你”,并不专指某一人而是指一般的人,连“我”也在内。如果把“人”或“我”“我们”代人,也没有什么不可以。我们在古来的诗歌、格言里,常碰到“君不见……”或“劝君……”等的笔调,这也是第二人称的说法,那里面的所谓“君”,往往也是泛指一般人的。可是普通文章里并不常见这情形。近来作者的故意在文章中用“你”,实受着西洋文的影响。西洋文中常有这样的写法。文章原是以读者为对象的,不拘任何人,当他和文章接触的时候,就是作者的对手了。因此,作者对读者不妨称“你”。这比较泛称“人”来得亲切,用在劝诱文、说明文中很适当。

第三人称的立脚点

第一人称的立脚点便于写出自己,第二人称的立脚点便于告语特定的对手,都要受到种种的限制。比较自由的是第三人称的立脚点。第三人称的文章是从“他”或那人的真姓名出发的,普通以用真姓名的占多数。如“武松在路上行了几日,来到阳谷县地面。……”“这人姓王名冕,在浙江绍兴府诸暨县乡村里住。……”都是用第三人称的立脚点写的文章。用第三人称的立脚点写文章,作者可取的有两种态度:一是客观的态度,一是全知的态度。客观的态度是知道什么写什么,看到什么写什么,作者对于所叙述的人物或事件,不说任何想象揣测的话。这适宜于事实的叙述,我们平常所写作的叙述文,都属于这一类。在这种态度之下,一切以作者的直接经验为基础,作者的叙述中如有非直接经验的事项(即间接经验),须说明来历,否则就不相应了。全知的态度是作者除写一些亲见亲闻的事物以外,更凭着想象的揣测立言,表示他无所不知。在这种态度之下,作者好似全知全能的神,从天上注视下界,一切人物的内心秘密,他无不知道。他不但能知道某一方面的人物的内心秘密,还能同时知道某方面的人物的各种情形。这常应用于小说、历史、传记等。小说一方面写男主人公在外面干什么或想什么,接着就写女主人公这时候正在家里干什么或想什么,历史中叙两军战争的情况,传记中记一个人与他人对话的口吻,这种地方作者如果不取全知的态度,是无法自圆其说的。尤其是在叙述复杂的心理的文章中,作者必须取这态度,才能不受拘束。用第三人称的立脚点写文章,因为有全知的态度可取,所以非常便利。但须注意,全知的态度适宜于离开作者自己较远的叙述。如果叙述一件目前的事情或一个眼前的人物,漫然地用全知的态度来写,就会到处发生不合理的地方,倒不如取客观的态度的好。除创作小说外,作者虽用全知的态度叙述事或人物,但大体须有依据。历史、传记都如此:作者从种种方面收得了间接经验,把它综合起来,然后用全知的态度来写成文章,并非一味由自己虚构的。(摘自夏丏尊、叶圣陶著作《七十二堂写作课》)内容简介:《七十二堂写作课》是夏丏尊和叶圣陶合著的一部讲述文章作法的书籍。书中的文章均选自二人合编的《国文百八课》。《七十二堂写作课》是一本侧重文章形式的书,所选取的文章虽也顾到内容的纯正和性质的变化,但文章的处置全从形式上着眼。全书一共七十二讲,几乎涵盖了所有的文章及文学体裁,记叙、说明、议论、应用,诗歌、小说、戏剧、散文,每一类别都有十分精到又浅显易懂的见解与指导,是人们学习写作、提高写作技能的不可不读的好书。作者简介:夏丏尊,浙江绍兴上虞人,我国著名的教育家、文学家、语文学家、出版家和翻译家,毕生致力于我国的教育文化事业发展。著有《文章作法》《阅读与写作》《夏丏尊教育名篇》等,与叶圣陶合著《七十二堂写作课》《文心》。叶圣陶,原名叶绍钧,江苏苏州人,我国著名的教育家、作家、文学出版家,有“优秀的语言艺术家”之称,毕生致力于我国的教育文化事业发展。著有《好读书而求甚解——叶圣陶谈阅读》《落花书面皆文章——叶圣陶谈写作》《文章例话》等,与夏丏尊合著《七十二堂写作课》《文心》。注:本内容由北京紫云文心图书授权阅读时间发布,未经允许禁止转载。
相关文章
在中小学语文教学中,基础知识和基本训练都重要,我看更要着重训练。什么叫训练呢?就是要使学生学的东西变成他们自己的东西。譬如学一个字,要他们认得,不忘记,用得适当,就要训练。...
今年《新少年》杂志创刊,朋友说其中应该有这么一栏,选一些好的文章给少年们读读。这件事由我担任下来,按期选一篇文章,我在后边说些话,栏名叫作《文章展览》。...
回望过去,总是会有一些决定现在看起来很傻逼,对有些人来说甚至是大部分决定都很傻逼。而面向未来,相信多数人在今后的几年内也会为现在所做的诸多决定后悔。...
如果你是一位领导,不管是大公司的CEO、非营利组织的董事会成员、中级人力资源经理、媒体高管、投资人、首席营销官、政府行政人员、学校主管、还是一家之主,你都需要有技巧地监控趋势,为未来做好打算。...
如今的互联网时代,越来越多的人加入了写作大军,更有一些人依靠写作发家致富,但成功的人毕竟还是少数,除此之外的人,难道就真的是没有天赋吗?并不认为如此,倒是觉得写作是可以训练的,写作也是需要基础的。...
后汉亡(公元220年),便成了魏、吴、蜀三国鼎立的时代。魏国创业主是曹操武帝,其子曹丕文帝,善继其父业。文帝有称为《典论》的著述。其序中说:“上雅好诗书文籍,虽在军旅,手不释卷。...
《声律启蒙》是一本训练儿童掌握声韵格律的国学启蒙读物。由康熙进士车万育撰写,按韵分编,包罗万象。这本古人的诗词宝典,对仗工整、节奏响亮、朗朗上口,用来训练儿童作诗对句,掌握声韵格律,很容易达到“熟读唐...
人们对于人工智能出现后对人类社会产生的影响,也从未停止过思考。从成为人类的朋友和好助手,到取代人类占领地球,人类面对人工智能所呈现的心理,既丰富又微妙。正如前文所述,制造真正意义上的人工智能困难重重。...
阅读时间通过文摘、翻译和84salon的方式分享有益于提升个人生活品质的精品内容
成长志标签集鄂ICP备12015973号   鄂公网安备42050202000043号
84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