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读书 > 正文

《文心》书摘:日记

  紫云文心   2017-11-12 09:40
东北的事变愈弄愈大,民众在激昂的情绪中过了国历的新年,又到了废历的年边。第一中学虽已照章放寒假,但抗日会的工作并不中辍,并且愈做得起劲,师生都趁了闲暇分头努力,把整个的时间心力集中在这上面。《文心》书摘:日记乐华的父亲枚叔因行务须赴上海。从H市到上海,只须乘半日火车就到。乐华家有好几个亲戚都在上海工商界服务,他们已先后迁居上海,子弟们就在那里求学。其中有许多自幼与乐华很莫逆,小朋友间时有书简来往的。这次枚叔因事赴上海,适值学校放假,就带了乐华同去,一则想叫乐华领略领略大都市的情形,二则也想叫小朋友们有个会晤的机会。乐华就向校中抗日会编辑股告了假,很高兴地随着父亲去了。乐华父子到上海去的第二日,“一·二八”事变的警报就传到H市。“日兵侵犯闸北”,“十九路军抵抗胜利”,“日兵用飞机在闸北投炸弹”,“闸北已成焦土”,诸如此类的标题,连日在报上用大大的字载着。每次由上海开到的火车都挤得不成样子,甚至连货车、牲口车都塞满了人。消息传来,都说日兵如何凶暴,十九路军如何苦战,中国人民如何受伤害。H市人民大为震动,有家属戚友在上海闸北的更焦急万状。乐华的安否很使小朋友们担心。据大文所知,乐华家的亲戚有好几家都在闸北,乐华动身以前,曾和大文说过,到上海后预备与父亲寄寓在闸北宝山路母舅家里。闸北既为战场,乐华是否无恙,同学中与乐华要好的都不放心,最焦切的当然是大文。大文每日到车站去打听,遇到从上海来的避难者就探问闸北的情形,愈探问愈替乐华着急。整日到晚盼望乐华有信来,可是因为上海邮局也靠近战区,邮件不免被延搁了。又过了几日,大文到学校去,照例顺便到乐华家里探问乐华的消息。但见乐华的母亲的神情已不如前几日的愁苦了。据她说乐华父子已避入租界,且交给他乐华附来给他的一封信。这信是托一个逃难回H市的亲戚带来的。大文急把信拆开来看。信是用铅笔写的,信笺是日记册中扯下来的空白页,信以外还有厚厚的一叠日记空白页,用铅笔写着很细的文 字。信中说:“不料我到上海来就做难民。现已与父亲随母舅全家逃出闸北,住在旅馆中。”又说,“父亲原想叫我先回H市,近日火车轮船都极挤,闻有被挤死的,舅父母不肯放我走。”又说,“这次的经历,在全中国人,在我,都值得记忆。我前次曾和你想找个叙事文的题目,找不出来,现在居然遇到这样的大题目了。”又说,“我从日记册中把这几日的日记摘抄了送给你,你看了也许会比看报明白些吧。”又说,“王先生叫我们写日记,不料我的第一册日记,就要以如此难过的文字开始。”又说,“请把这记录转给王先生和志青、慧修、锦华几位看看,如果他们觉得还有意义,就登在《抗日周刊》上,作为我所应该担任的稿件吧。”最后又说,“我近来痛感到我自己的无用,日人杀到了我的眼前,我除痛恨他们的凶暴以外,并不能作什么有效的抵抗行动,真是惭愧。”大文把信看完,因为急于想把乐华的消息转告同学们,匆匆地就走,一壁走,一壁读着乐华的日记。过了二日,第一中学的《抗日周刊》上登载着乐华寄来的记录,题目是《难中日记》。
一月二十八日半日的火车,除看风景外,全赖携带着的《老残游记》和父亲中途购得的当日上海报纸消遣。报上已载日本海军因华人抗日向上海市长提出抗议的消息。车中议论纷纷,都说上海会有不测。到上海后,父亲带我至宝山路母舅家去。宝山路上但见纷纷有人迁居,形势很是严重。到了母舅家里,舅母正和表姊在整理箱箧,似乎也预备搬迁。我们才坐下,舅父和表兄都从外面回来,说市长已答应了日人的要求,不会再有事,不必搬了,劝我们就住下。全家于是去了惊慌之念,来招呼我们。晚饭后父亲想出去接洽事务,因外面已戒严,走到弄堂口即回来。舅父虽解释说闸北戒严是常事,大家又不安心了。门外什么声音都没有,比乡村还静,不到九点钟,我们全睡了。
一月二十九日昨晚大约在十二点钟左右,舅父忽然叫醒我们:似乎有枪声,大家不要熟睡。我们醒了后,果然继续地听见了一种比鞭炮还尖锐而沉着的声响。父亲和表哥都说的确是枪声,看来已经开火了。呀,竟免不了要接触!心里不觉感到一些恐怖。隔不了几分钟,枪声竟连续而来了,并且有机关枪的声音夹杂在里面。舅父说睡在楼上危险,应该睡到楼下去。于是我们就在外面机关枪声连发时,每人顶了一条被头,匆匆地走下楼去,就在客堂的地板上胡乱睡下。外面的枪声一直延续着,没有停止的时候。我们睡在地板上,除了还只五岁的表弟外,谁都睡不着觉。我的胆量素来并不算小的,可是今天晚上却无论如何不敢把头伸出到被外,身子在被里老是瑟瑟地抖,头上身上全是汗珠,把一件衬衫都湿透了。呼吸几乎窒塞,每当枪声稍为和缓一些或者稍为远了一些时,便把头探出被来透一口气,正在觉得略为舒适的时候,常常是一声极响的枪声把我的头又吓进被头中去。挂在墙上的钟,一点,两点,三点,四点,没有一次的敲响不钻进我的耳里。但愿天快些亮。过了四点,除了枪声机关枪声外,又加入飞机声和自飞机上掷下来的炸弹声。飞机声,我虽则早已听见过,可是声音这样的逼近,却是第一遭。飞机内马达开动的震动声都听得十分清楚,不但机叶扫动空气的风声而已,竟可说是活像一辆汽车在门外开过。在这样的响声继续了半个多钟头后,室内忽然非常明亮,我起初还疑心是谁开了电灯,经父亲的说明,方知这是飞机里的探照灯的光线。表哥起来到窗边去偷看了一下,据说,飞机低得仿佛就在屋顶上,连里边的人都看得很清楚呢。挨到了天亮,大家商议怎样逃出这险境的方法。又是表哥起来先到门外面去探听,他回来说,前面宝山路无法通行,只有从后面出去,还可想法。于是大家胡乱吃了一些早饭,便光身走出后门,向西走去,到了中山路,枪炮声是比较远得多了,可是飞机还要来到头顶上盘旋,我们只好贴近墙壁走路。路上的人多极了,和我们一样,全是“逃难”的。昨天晚上下过雨,地上滑得很,走路实在不易。我们随了大众一直向西走去,据说,到了曹家渡,可转入租界;然而又没有人走过这条路。只有像哥伦布航海那样,向前走去是了。走了大约一个钟头,两腿已经有些酸了,路上没有黄包车可雇,舅父花了三元大洋,才雇到两辆小车。我们盘膝分坐在两辆车上,大约在十点钟左右,终于到达曹家渡了。通租界的那顶桥上有武装的外国兵防守,向桥的这边瞄准着,靠在叠得很高的沙袋上,只要这边有一些动静,他们只要手指头在枪机上一扳,随时就可给我们以一次扫射。我们这许多人小心翼翼地通过了这桥。过桥据说就是租界,大家都透一口气,似乎已经获到了安全的保障了。我们平常喊收回租界,现在又要躲到租界里来,我深深觉得矛盾。我们换乘公共汽车到中心区去找旅馆。旅馆都早已客满了,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在一家小客栈内得到一间小小的房间。下午,跟了父亲去打听消息。在路上,只见满是来来往往的行人。走到河南路,忽然有许多黑色的纸灰从天空落下来,我拾起一片来看,原来就是我用惯了的《辞源》的一页。听路人说,在闸北的商务印书馆被焚毁了。夜报上详载着闸北焚烧的消息,商务印书馆被毁证实。舅父及表兄都是在该馆服务的,一家突然失去生活的根基,愤懑可知。父亲傍晚从朋友处回来,似乎很有忧色,不知听到什么消息了。
一月三十日昨夜睡得很酣,虽则那么多的人挤在一起。夜半,曾隐约的听到隆隆的炮声。一起身,表哥便出去买进一份报来,大字的标题,说我十九路军胜利,大家都为之一乐。舅父说我们个人虽则吃了些苦,只要于国家有利,那么,就再多牺牲一些也是心愿的。在旅馆里实在没有事可做,只好跟了父亲到外边去瞎走。外边,市面是全无了,店家都已罢市,门上贴一张红色印刷的纸条,写着“日兵犯境,罢市御侮”八个大字。惟有卖报的生意大好。有日报,还有夜报及号外,差不多每个行人手里都有一张报纸。外面盛传粮食将起恐慌。各处的交通差不多都已断了,惟有沪杭路还通着,北站听说已被烧,火车只到南站。父亲颇想邀了舅父全家一同回H市。同旅馆中曾有人从南站折回,说车子无一定班次,妇人小孩竟有在车上挤死的。报上又载着日飞机在南站一带盘旋的消息。看去一时不能脱出上海的了。夜间炮声甚烈,玻璃窗震动得发响。
乐华寄来的日记原不止三日,这期的《抗日周刊》上只登了这些,末尾注着“未完”二字。(摘自夏丏尊、叶圣陶著作《文心》)内容简介:知识是枯燥的,故事是有趣的。把知识巧妙地融进有趣的故事,读故事时习得许多知识,无疑是最理想的学习方法。《文心》就是这一成功方法的典范。夏丏尊、叶圣陶二位先生凭多年教学经验,用《文心》里的32个故事,讲解了“关于国文的全体知识”,平易近人,寓教于乐,多年来受到无尽读者的赞誉。本次《文心》再版,加入吴浩然先生民国风插图,形象再现民国学生的学习和生活。现代读者不仅能借此书轻松愉快地学习读与写的知识,且能“身临其境”地了解民国。作者简介:夏丏尊(1886—1946):浙江绍兴上虞人。我国著名的语文教育改革家、出版家和翻译家,开明书社创办人之一,创办《中学生》杂志。一生致力于教育,矢志不渝。代表作《爱的教育》(译)、《文心》等。叶圣陶(1894—1988):江苏苏州人。我国著名的教育家、作家、文学出版家和社会活动家,有“优秀的语言艺术家”之称,曾出任教育部副部长。代表作《文心》《稻草人》《小白船》等。吴浩然:山东人,爱好书画,痴迷丰子恺艺术,发表漫画作品500余幅。曾任丰子恺纪念馆馆长,被香港文艺界称为“第三代丰子恺研究的领军人物”,丰子恺的女儿称他为“父亲字画的真正接班人”。注:本内容由北京紫云文心图书授权阅读时间发布,未经允许禁止转载。
相关文章
建中二年(781)十月,一位被贬往崖州(今海南海口)、时年五十五岁的官员,从长安出发,沿着驿路,一路向南。这天,他到达容州(今广西北流)以南三十余里的地方。只见两山夹峙,状若关门,驿路从仅仅宽约三十步...
唐永徽元年(650)五月二十六日,长安城。唐高宗李治来到距离皇宫并不远的皇家寺院感业寺,为去世的父亲李世民敬香。这一天,是李世民去世一周年的忌日,他必须来。办完敬香这件正事,他还干了件私事。...
中国,是诗的国度。唐诗,是诗的巅峰。那些或浪漫雄奇、或慷慨激昂、或厚重沉郁、或清新脱俗的唐诗,首先是脍炙人口、千古传唱的文学作品,同时又是亲临其境、现场记录的珍贵史料。这是从唐朝就开始形成的共识。...
有一位青年相当有头脑,他认真研究过相关医学资料,详细解析了自己的神经症,得出了相应的成果,整理过后,写成了一篇非常翔实、整齐的论文,达到了出版的标准。他带着这篇论文原稿来找我,请我看完之后告诉他,为什...
梦能给予我们的比我们想要得到的还要多。通过这些案例,我们不仅能知道神经症的病因,还能给出治疗的方法,并从中得到指引,找出治疗的起点。病人务必要停下前进的脚步,而他的梦也向他提出了同样的要求。...
接下来就能真正探讨人生各个阶段这个现实的主题了。首先来探讨青年阶段,其大致始于青春期,结束于三十五岁至四十岁的中年阶段。首先谈人生第二个阶段,有人可能会很不解,问为什么要这样?童年时期不会遇到难题吗?...
我们总是用自以为是的成熟,错把自己卑微到尘埃里。下一次遇到你,希望自己还是那个只知道“她是个好女孩,我想娶她”的少年。而不是隔着屏幕与江山,早安,晚安。...
每个人对狗屎运的要求都不太一样。记不清哪一年,“天猫”推了一句文案:普通的改变,将改变普通。与你们共勉。狗屎运要上哪去踩,我还真是不知道。但我知道的是,不上街走走的人,连踩到狗屎的机会都没有。...
阅读时间通过文摘、翻译和84salon的方式分享有益于提升个人生活品质的精品内容
成长志标签集鄂ICP备12015973号   鄂公网安备42050202000043号
84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