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悦读时光 > 正文

某个极品抠门男的梦想

  悦读时光   2014-04-30 04:42

她是典型的双鱼女,爱幻想,多愁善感。大学的时候,我和她只见过几面,并不是很熟。如今,我俩在同一个写字楼上班,经常会碰到然后一起顺路回家。谈谈母校,吹吹牛逼,一来二去,我们竟成了朋友。他姓李,网名叫“鲤鱼”。老实说,鲤鱼是一个有点二的姑娘。
节目:某个极品抠门男的梦想 - 老丑
主播:小默
出品:悦读时光FM
闷的时候,她会主动请你搓饭,点半桌子鱼仔,一瓶小二,然后再叫我点我喜欢吃的。喝酒时,她会满嘴跑火车,先从她屋里的蟑螂说起,再谈谈令她不爽的同事领导大姨妈,扯扯楼下呆萌的正太小保安。接着,她基本就是宿醉的节奏了。继续喝下去,她会用大段大段的时间抱怨“乌贼”,她的抠门男友。按她的逻辑描述,乌贼是个金牛理工抠门男。和鲤鱼交往四年多,他现在跟她还是AA,从来不会在她身上花一分钱。除非鲤鱼信用卡透支,他才埋单,但他会用小本子记下来,让她下次还。他还强制她的支出,每月必须拿出两千,存进他俩开的定期账户。帐号虽然是鲤鱼的,但她还是不爽。遇到这种极品抠门男,不得不替她烧香拜佛。小两口打架,一般都是劝和不劝分,我却不止一次劝她分手了。听她的牢骚,我实在忍不住。我说,你是梦想家,他是实干家,你们的家,根本不可能既是两室一厅,又是海市蜃楼。她说,他救过她的命,那年要没他,她可能会被小偷捅死。接着,她会露出她手臂上的几道疤。就这样,她背着一份情债,与他过着日子做着梦,不亲不热,不远不近。梦醒了,原以为已过千年,怎曾想刚过了数秒。

某天下班,鲤鱼同样在写字楼下的活鱼火锅店等我。我说这次我请,她说不用。我说下次请你喝咖啡吧,她说不用。看她的态度,估计再争下去她又不爽了,所以我没再争,径直跟她走了进去。桌上早就上好了各种水产品,座位上,还多了一个男的。她介绍说这是乌贼,我笑笑,相互握手问好。乌贼比我想象得容易相处,只是说话爱较真儿,轻微强迫症。还有就是,他只抽烟不喝酒,鱼肉一口不动,只叫了一盘老醋花生。开始的谈话,她们俩基本是呛着说的。比如鲤鱼说了句领导貌似来了大姨夫,最近脾气差得出奇;乌贼会给我们论证一遍,其实大姨夫也是存在的,每个男人都有烦躁的周期。我刚想点头附和,鲤鱼那边就开骂了:“放屁,男人又不流血,再躁能躁到哪儿去?”我无话可说,乌贼见势也妥协了,一声不吭。还有一段对话是这样的:“丑哥,你老婆过生日了,你是不是也得送点礼物什么的?”“送不送吧,这完全,取决于女人的态度。如果女的平时想买什么就能买什么,还用男的送啥?你说是吧,丑哥?”“废什么话,又没问你!”本是还不错的谈话,每次都以乌贼的较真转折,以鲤鱼的咆哮结束。我基本成了小木偶,插不上话,也帮不上忙。这样的小俩口,今后可怎么办。一个往东走,一个向西行,若地球不是圆的,两个人根本无法相遇、同行。以往,我经常听说乌贼的极品抠门,可今天,我也领教到了鲤鱼的强势暴躁。不管谁对谁错,也不论谁好谁坏,或许两个人总要彼此妥协一些,磨平棱角,今后才能好过。当然,我是这么想,想要劝说其中某人,那可是天大的修行。“不好意思。我俩总吵,你也没怎么吃好。”正想着,鲤鱼突然蹦出这么句话,吓了我一跳。“哈哈... ...这话就过了啊。你们俩是聊得欢,我是吃得欢。”“今天叫你来,本来是告别的。”“告别?告什么别?”我一头雾水,不过顺着我刚才的思路想下去,寻思这肯定两个人的分手告别宴,而我,莫非是当了次“月老”,做了回见证?“下周,我就要卷铺盖卷儿回老家了,湖北宜昌。”“你得罪领导了,还是领导惹毛你了?”“靠!要是领导就好了。是我妈。有病!非嚷嚷着我回家,还说给我介绍对象。”介绍对象?这话委实又吓了我一跳。嚼一半的菜,全噎到了嗓子眼。我下意识用余光瞄了眼乌贼,看乌贼使劲儿低着头,吃力地嚼着花生。这次他没较真,一句话没说。我也没啥话茬可接,只好借机说上趟卫生间。

“丑哥——”转身一看,那小子也跟我溜出来了,顺手递给我一根烟:“你认识搞地产的朋友吗?”“没吧,咋啦?”“她妈让她回家,说在北京没盼头,结不了婚,也买不起房……他全家都不中意我,嫌我没啥大能耐,家境不好,挣得还少……老实说,我这吧,真没啥,她不嫌我就行。可她,好不容易才爬出来,想留北京。”“那你呢,你啥打算?”“买房!必须买房!完了给她爸妈都接过来,让他全家都闭嘴。”“这可不是小数目啊。”“这几年我俩存了不少,我也偷着攒了一些。首付没问题,就怕被骗。”听了乌贼的话,我惭愧得要死。当初劝鲤鱼分手的我,此时成了十足的傻子。原来,女孩的故事里,那个极品的不近人情的金牛座男孩,从未顺从过她,也从未放弃过她。她一直轻松前行,他一直吃力铺路。只是他的爱,女孩并不懂。烟灰落在手指,烫得我回过了神:“嗯,行。我回去帮你问问,看谁有这方面的熟人。”一根烟燃尽了,两个人的对话也完了。我拍拍他的肩膀,告诉他别急,先稳住鲤鱼最重要。他说没事,他最了解她的急性子,就是有时候拌嘴,自己也板不住。回去后发现鲤鱼也去了卫生间。我偷偷起身,去前台结了账。事后鲤鱼非要塞钱给我,我接了过去,又背地里按在了乌贼手里。他没拒绝,因为我偷偷跟他说,等买房了,你们再做东。

走出饭馆,已是很晚了。虽然鲤鱼喝多了酒,倔强的她,却始终没让乌贼搀着走。可路灯下,他们两个歪歪斜斜的影子,俨然已经挨在了一起。我走到地铁口,才发现地铁已经停运了。站在路边,目送他们离开的我,和之前劝两人分手的我,几乎凝成了一座雕像,傻傻的,涩涩的,随雪花一起,凝结在这寒冬。犹豫了好几天,我终于撕破了自己这张薄脸皮,特地向一房产世家的老同学求助,要了他爸的电话。周末,我约他们去通州去看房子,找了关系,便宜了一万多。打款的时候,他还是心疼的不行。他背地里着跟我说,这钱本是留给孩子的,提前用了还是舍不得。而她,照旧抱怨个不停,她说今后的日子,说不定会更苦。我笑笑,笑乌贼抠门,以及他的固执,也笑鲤鱼,笑她的幻想,以及她的多情。鲤鱼和乌贼,原本一个生在淡水,一个活在海水。她有她的执着,他有他的态度,谁也没有为谁抹掉棱角。可当她需要,他却可以奋不顾身地跃向她。恰如,他当初扑向歹徒,义无反顾。恰如,他从不吃鱼,只点花生老醋。
相关文章
和孩子相处,最重要的原则是尊重孩子。从根本上说,这就是要把孩子看作一个灵魂,即一个有自己独立人格的个体。...
你要知道:当初站出来指责你的我,并不是有意和你过不去,让你颜面扫地,而是帮你除去戾气,清除恶习,让你在今后的道路上可以少犯些类似的错。或许你如今并不能理解我的严苛,但多年以后,当你因为我的指责而成为更...
在许多人眼中,你伪装是因为生计所迫,而在一些人眼中,你可以放下伪装,是因为他们本就对你了如指掌,他们想要与你平视,而不是抬起头高高地仰望你。渐渐地面对诸多非议,我似乎不那么恐慌了,因为我不再想取悦于他...
刘瑛姑花了五十年的时间,来恨一个人。那个人叫裘千仞,他曾经杀了刘瑛姑的孩子。这是所有金庸小说里,最旷日持久、最刻骨铭心的一场仇恨。我经常想:当他们相遇的时候,会发生什么?刘瑛姑大吼一声,猛扑上去?咬他...
一个人只有努力成为更好的人,才有资格任性,才有理由放肆,才有资本去选择追求自己想要的一切。众人皆知,我和我老大素来“不和”。这种不和更多不是关系上的,而是思想上的。当初刚进公司的时候我就发现,我与他对...
此刻珂孜的窗外正下着雨,每当这个时刻的时候,我会觉得房子会给我很大很大的安全感,就好像当一个人的时候身边有一个人一直陪伴着你,刚刚珂孜看到一个故事想要和大家一起分享。曾经有一个精神病人,以为自己是一只...
想唠叨此事,缘于前些天的一次合作,一个原本顺利的对话,突然被另一个人的介入破坏得七零八落。事情的大致经过,是我作为甲方,想给乙方一些福利,想让对方在我们的App上另外再开通一个账号,用做宣传。一开始对...
拥有比别人得天独厚的优势固然重要,掌握比别人更好的机遇也必不可少,但更多时候,决定成败的还是我们在机遇来临前所做的准备。加微信看我朋友圈的人,都知道我是一个多面手,自夸点说,所谓作者里最会唱歌的,唱歌...
阅读时间通过文摘、翻译和84salon的方式分享有益于提升个人生活品质的精品内容
成长志标签集鄂ICP备12015973号   鄂公网安备42050202000043号
84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