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84salon > 正文

雨中共一城,陌路成知己

  竹尚子   2017-03-31 18:06
若逢花开时,若无青鸟去。雨中共一城,陌路成知己。---题记春暖花开时节,鸟儿苏醒,百花抬头。在海棠花姹紫嫣红的熏风中,是我们刚刚从笼子里放飞的心事。漫天花语中,依稀听得见那刚刚从乍暖还寒的星空中漂游的灵魂的呢喃。我们总想试图从春天里找到属于自己的那个花园,可花瓣飘零之处,我们的目光仍然无从驻足。我是在那座孤零零的亭子中央发现你的,你的发丝在亭子的雕龙画栋之间,像是一个随风游走的风筝,任由春光涂抹。亭子在园子里唯一的高岗之上,四周被一条弯弯曲曲的小河所围绕,河水中间是尚未开花的莲蓬,期间点缀着木制的回廊。你略显青涩的脸颊在春天的夕辉里闪着故园的光泽。那是许久未见的故乡屋檐下的颜色,是已经被忘却了的童年的梦呓。在这样梦幻般温暖的春天的笙箫里,我有曾听到你心底里流动的音符,听到你对来自远方的那遥远呼喊的回应。从那一刻起,我就留住了这个春天,留住了春天所有的花瓣,还有所有的种子,还有在我手心里飘动的发丝。在迢迢青春的征途中,我把它们重新置于你必经的路上,让它们开花、孕育。在所有清晨的光辉中,让你的梦想启航。当园子里的繁花都开始纷纷落败之时,我们已经有了自己的小城。当墙上的罂粟都开始枯萎的时候,春天已经在我们的小城里扎下了根。在你朦胧的身影里,我已经收藏起亭子里的那本日记。虽然季节总是倏忽而去,但来自春天的感应总是无时不在,灵魂早已深深地烙下了一个春天的印记。当夏天终于不期而至,当一场雨终于将我一个人滞留在路口。我分明感受到了来自空中的颤栗。雨水顺着我的脸颊泻入大地,我四肢飞舞,无法控制地在迷蒙的雨水中咆哮、舞蹈。我仰望着空中飘摇的城市,分明听到有人在云端大笑。我在做着最后的挣扎,我在这最后一刻,和这个城市的入侵者做着肉搏。我知道,你和我一样在未知的路上奔跑着,在城门没有关上之前,我们必须赶回去。炽热的夏之盛宴正在等待我们亲手去开启,那满池的莲花也在等着我们亲手去启封。好在终于雨过天晴,夏天终于在我们面前打开了宽阔的湖面。那时,夏天的湖边还鲜有人至,荡漾在波光潋滟的水面上,到处都是热情的青春的歌声。在硕大繁茂的花树下,你留下了青春最初的笑魇。在碧绿连绵的草地上,你留下了你纯净的舞姿。在亚热带缤纷的森林里,你留下了你浓郁的汗水。是的,这个夏天是为你而生,那无边的幻觉正是你青春里飞扬的旗帜。还记得,在城西一泓湖水的岸上,你拿起一个彩色的水龙头,喷涌而出的泉水瞬间把整个天空染成了漫天花雨。你手持莲叶,搭在自己的头顶,在阳光的光芒中,宛如一个出水仙子。季节从来不是因人而生,人却往往因为季节成就了传奇。夏天总是短暂而热烈的,金色的秋天在不知不觉中已经覆盖了我们的小城。在莘莘学子孜孜不倦求取学问的书卷之地,我们又一同见证了盛大的秋天。杜牧曾有“停车坐爱枫林晚,霜叶红于二月花。”的诗句。依我看哪里是霜叶红于二月花呀?分明是满城尽是黄金甲。层林尽染的白杨林中,地上像是铺满了一层层的黄金一样,金碧辉煌的。人置身其中,仿佛置身于一个巍峨高贵的宫殿之中。所有的繁琐和庸碌在秋天的金光里都被涂抹的宽阔澄明起来。所有的苦恼和不幸在秋天的怀抱里都变成了一种馈赠和礼物了。你坐在铺满金光的浩大的秋之河流上,时光也就此逗留了一下。此时,我们才感受到在博大的自然之腹中,我们永远是一个不谙世事的婴儿,只有也只能沐浴在时间的长河里,才能最终能回到自己回到故乡。当一对恋人对着夕阳中的秋天浮想联翩的时候,我们正沐浴在我们的小城里,细数着四季的星辰。秋天终归是要收回它慷慨的馈赠的。只是我们的小城经历了长途的跋涉,却愈发地坚固了。季节是如何地给予人们的,它最终必将加倍地索还。在人类脆弱的感情面前,季节往往是残酷的。倘若我们能够在季节轮换之时,回到我们的小城;在暴风雪来袭的路上,学会享受苦难;在一次次的黑夜降临前,学会理解和包容,学会彼此搀扶。我们的小城就会永在!那里有你有我有四季,陌路终将成为知己。即使村庄消失了,即使大雪掩盖了废墟。我们依然能够循着记忆回到故乡,回到我们的小城。(文/阅读时间作者·竹尚子)注:本文系阅读时间84salon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和作者,违者必究。
相关文章
晚上下班的时候,已经快九点了。刚下楼,就听到一个孩子在哭闹。然后就看到一位中年妇女,抱了孩子往传达室走。走到传达室的门口,那孩子哭闹得更加厉害。...
记得在千禧年快来临时,电视杂志上都在说二十一世纪是“她世纪”,就是说二十一世纪是女人的世纪。现在二十一世纪都过去了十七年,真心感受到这是一个比任何时期都要倡导女性要拥有坚强独立乐观的人生价值观,做灵魂...
‘众生皆草木,唯你是青山。’看到这句话,就非常喜欢。从而也想起很多人、很多事和很多美味小吃。喜欢吃一种脆皮小蛋糕,经常买。不仅自己经常买,还经常买了走亲戚送朋友。因为不知道别人喜欢吃什么,所以,每次都...
老李儿本来姓荆,因嫁到李家,随了夫姓,村里的老人,都叫她老李儿。李字后边有很浓重的儿化音,听起来自带着十分的亲切。老李儿住娘家,在一间很小的小屋里。从我小时候,就只有她孤身一人,没见过她的儿女,也没见...
那年上海的街头小巷传唱筷子兄弟《老男孩》的旋律。我28岁了,坐在公交车里,耳机塞在耳朵里听着歌词,若有所思。28岁的我,站在青春尾巴的末梢,听着这些歌词,内心澎湃不已。...
能与仙为邻的人,大概也不是凡人吧?路过以前居住的小镇,在那个十字路口的劳务市场,一眼就认出了我们原来的邻居----仙儿。他还是一头乱发,还是一身旧衣,缩着脖子,抱着膀子,站在寒风里等活干。仙儿原名赵...
窗外,香椿树的叶子落尽了,冬天就真的来了。只是,喜鹊的叫声,依然欢快,麻雀的叫声,依然吵杂,鸽群扇动翅膀飞翔的声音,依然震撼……夜里又做梦了,梦到老家的小枣树上,还有一颗枣。想吃还够不着,打下来还怕...
成熟是人生必经的历程,我们期待成熟,因为那是生命完整的标志,也是生命的意义所在。我们惶恐成熟,是因为担心它来的太早而让我们缩短了那逢勃生命的体验,那些风华正茂的岁月,挥斥方遒的梦想不因成熟的到来,而无...
阅读时间通过文摘、翻译和84salon的方式分享有益于提升个人生活品质的精品内容
成长志标签集鄂ICP备12015973号   鄂公网安备42050202000043号
84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