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84salon > 正文

花儿不会计较盆子的丑俊

  宗风秋   2017-04-22 18:41
清晨,早起去打太极拳。因为昨夜下了一场微雨,今天早晨的空气,显得格外清新而湿润。晨光中那些花草树木,都一下焕发了生机,处处一片朝气蓬勃。草尖上,树叶上,亮闪闪的水珠儿,钻石一样晶莹剔透。这些水珠儿,随着风儿在阳光下,这儿一亮那儿一闪,好像每一颗水珠,都是一个活泼快乐的小生命!暮春时节,各种花儿都已经开过了,花草树木渐渐显露出绿荫葱茏的气势来。石楠树的叶子红艳艳的,而小叶黄杨的叶子,则呈现出一片嫩黄,配上冬青嫩绿的叶子,再加上园林设计者的匠心独运,无论从哪儿看起来,都是一幅绝美的画卷。树的枝头,各种各样的小鸟,飞来飞去;各种各样的叫声,此起彼伏!远的近的,高的低的,悠扬婉转的、简短急促的,唱和在一起,天籁一般无可比拟!月季的花蕾已经长出来了,花蕾周围的叶子,却还带着初生之时的红晕。河边的芦苇,更是疯了一样往上窜。几天前还是“萎蒿满地芦芽短”,现在已是“芦苇已经过人头”了。春天的生机,总是无处不在;春天的生机,总是势不可挡!晨练回来的路上,碰到学校的花匠,她正在修剪花木。参差不齐的冬青的枝条,被她用一把长长的剪刀,修剪得整整齐齐。她个子矮小,生得又非常瘦弱,那把大大的剪刀,拿在她手里,就显得特别夸张。因为每天见面,虽然不说话,也几乎成了朋友,每次见面,我们都相视一笑,算是打了招呼。她不知道我姓什么,我也不知道她姓什么,我们可以说是最熟悉的陌生人。她个子矮小,说话声音却特别响亮,经常听到她和别人,讨论一些养花种花的事情。这次她远远地看到我,就转过身来:“你种花吗?那儿一堆呢,喜欢什么拿什么,有金枝玉叶、非洲茉莉、玉树,还有仙人掌……”我快步奔过去,那些花儿一堆一堆并排放着,每种花儿都没有根!“怎么都没有根呢?这样的花能种活吗?”“唉呀,这季节,你就是种个石头蛋子,都能长出根来呢!”她一边说一边就走到我身边了。一边指认着那些是什么花儿,一边又告诉我: “这些花儿都是能扦插的,有点水土就能活,特别这仙人掌 ,你随便丢到地上,它都能生根呢!”看我满脸的疑惑,她又很坚定地说:“你放心吧!保证你能种活了!你看看那些花儿,全是我捡来的枝条扦插成的!还不到三年,都长成了什么样了!”我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去,一排大小不一的花盆,排放在廊下的台阶上。盆里的花儿,都长得郁郁葱葱,苍翠碧绿。最可笑的是她的那些花盆,全是一些废旧的盆盆罐罐。而且这些个盆盆罐罐,不是这儿缺个口,就是那儿裂了纹儿。“这么好的花儿,被你种在这样的花盆里,感觉好可怜!”“可怜什么?这东西没心没肺的,才不管你种在哪儿呢!只要有水有土,它们就生根发芽!你看那盆仙人掌。”她指给我看。我早就看到那一盆仙人掌了,那仙人掌已经长到半人高了,而且自自然然的造型,特别耐看,却被她别出心裁,种到一个柳条筐里!“这东西耐干旱,种柳条筐里正好,才两年就长成这样了!种花种花,又不是搞盆子的展览!这花才不会计较盆子的丑俊呢!” 我只拿了一棵非洲茉莉,她看看,又挑出两棵金枝玉叶和两片仙人掌来,用一个塑料袋子装了,递给我:“拿走吧!种上就能活。”“不要,家里没有那么多花盆!”“我给你两个,办公室里去年买的菊花,被我移栽到花圃里,那花盆就剩下了。” 说着,她已经从一个纸箱里,拿出两个漂亮的陶土花盆来!一个上面画着兰花,一个上面画着梅花,好俊俏的花盆啊!“这么好的花盆,你自己怎么不用啊?”“我有那些花盆就够了,你赶紧拿走吧,我得干活去了!”我抱了花盆,被她推推搡搡地走出好远。偶然回头望去,她娇小柔弱的背影,稀疏的乱发,衬着早晨初升的朝阳,显得那么朴素静美。她家卖肉、卖活鸡活鱼、卖油盐酱醋,也卖米面和时鲜蔬菜。每次从她那儿买东西,总能买到很如意的。鱼我要不带鱼籽的,每次我去买鱼,她都要挑选好一会儿;肉我不要带肥肉的,每次我去买肉,她都挑最好的瘦肉给我;青豆芽我不要带根的,她每次称好重量,都很仔细地帮我把根切掉。特别是看她杀鱼片鱼,那叫一个干净利索!她又矮又胖,说话粗门大嗓,为人却特别热情。前天下午,我去妈妈那儿,背了很重的背包,去她那儿买东西。因为是午后,店里没有顾客,她正坐在马扎上打瞌睡。我说我买鱼、买肉。鱼要片好,肉要铰成肉馅。只见她捉鱼杀鱼片鱼,割肉称称、铰成肉馅,然后大包小包,都装到一个结实的方便袋子里。找零钱的时候,她随口问我:“你这时候背这么大包去哪儿?“我说回娘家。 她向门外看了看,大概是没看到我的电车,就问我你怎么去啊?“去坐公交车!”说着,我已经雄赳赳、气昂昂地走出她家店门。“你等我一会儿,我去经济园买东西,正好把你捎到站牌下。”我几乎乐得发狂,真就这么背着一包提着一包,走到站牌那儿,估计也快累死了。这下好,可以搭顺风车,真是太巧了!她关了店门,发动了电车,一直把我送到站牌下。然后,我看到她调头、转到马路对面去,过了十字路口,然后原路返回······我和她,也是最熟悉的陌生人,她不知道我姓什么,我也不知道她姓什么,只是因为经常去买东西,我们就成了萍水相逢的朋友。我们中间没有过去,更谈不上未来,除了买和卖,也没有其它任何关系!她算不上美丽,也算不上富有,但她的热情、她的善良,已经胜过任何美貌和财富!花儿不会计较盆子的丑俊,正如美好的心灵,也不会计较人的外貌如何!(文/阅读时间作者·宗风秋)注:本文系阅读时间84salon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和作者,违者必究。
相关文章
晚上下班的时候,已经快九点了。刚下楼,就听到一个孩子在哭闹。然后就看到一位中年妇女,抱了孩子往传达室走。走到传达室的门口,那孩子哭闹得更加厉害。...
记得在千禧年快来临时,电视杂志上都在说二十一世纪是“她世纪”,就是说二十一世纪是女人的世纪。现在二十一世纪都过去了十七年,真心感受到这是一个比任何时期都要倡导女性要拥有坚强独立乐观的人生价值观,做灵魂...
‘众生皆草木,唯你是青山。’看到这句话,就非常喜欢。从而也想起很多人、很多事和很多美味小吃。喜欢吃一种脆皮小蛋糕,经常买。不仅自己经常买,还经常买了走亲戚送朋友。因为不知道别人喜欢吃什么,所以,每次都...
老李儿本来姓荆,因嫁到李家,随了夫姓,村里的老人,都叫她老李儿。李字后边有很浓重的儿化音,听起来自带着十分的亲切。老李儿住娘家,在一间很小的小屋里。从我小时候,就只有她孤身一人,没见过她的儿女,也没见...
那年上海的街头小巷传唱筷子兄弟《老男孩》的旋律。我28岁了,坐在公交车里,耳机塞在耳朵里听着歌词,若有所思。28岁的我,站在青春尾巴的末梢,听着这些歌词,内心澎湃不已。...
能与仙为邻的人,大概也不是凡人吧?路过以前居住的小镇,在那个十字路口的劳务市场,一眼就认出了我们原来的邻居----仙儿。他还是一头乱发,还是一身旧衣,缩着脖子,抱着膀子,站在寒风里等活干。仙儿原名赵...
窗外,香椿树的叶子落尽了,冬天就真的来了。只是,喜鹊的叫声,依然欢快,麻雀的叫声,依然吵杂,鸽群扇动翅膀飞翔的声音,依然震撼……夜里又做梦了,梦到老家的小枣树上,还有一颗枣。想吃还够不着,打下来还怕...
成熟是人生必经的历程,我们期待成熟,因为那是生命完整的标志,也是生命的意义所在。我们惶恐成熟,是因为担心它来的太早而让我们缩短了那逢勃生命的体验,那些风华正茂的岁月,挥斥方遒的梦想不因成熟的到来,而无...
阅读时间通过文摘、翻译和84salon的方式分享有益于提升个人生活品质的精品内容
成长志标签集鄂ICP备12015973号   鄂公网安备42050202000043号
84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