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84salon > 正文

那像青春一样回不来的夏天

  毛朵   2017-09-02 19:02
让我再看你一遍,从南到北。从地王大厦到世界之窗,从梧桐山到西冲海滩……青春洋溢的鹏城,再见了。2013年7月,我第二次来到深圳。十年前我第一次出远门来到深圳,去了罗湖区的茂业百货,姐姐在那里工作,我如同刘姥姥进大观园一样新奇。那次在深圳短暂停留十天,迷茫地离开了。那像青春一样回不来的夏天十年后工作原因去深圳总部培训学习。最初并不愿意去,后来想通了,在奔三的年龄重新开始一次新的职业发展未尝不可,人生总会有变化,多些尝试,多些改变,才能成长,无关年龄。我独自一人坐火车去了深圳,到了火车站,深圳的同事来接我。我们都不认识,兄弟公司之间的信任让我安全无忧。我和深圳的同事们一起学习工作。深圳这座开放包容的经济特区,五湖四海的人汇集在这里。在此之前我极少在家切菜做饭,看到师傅们把水果蔬菜切出漂亮的各式各样造形,我是佩服得五体投地。轮到我,切一根胡萝卜条都如此困难,搞得师姐叹气地说:“你在家是不是不做饭切菜的?”我很自然地回答:“你怎么知道的?是啊,我在家从不做饭,都是爸妈做。”师姐很无语的说:“你在家可真幸福哦。”我很辛苦费力的学着挑选果蔬;学着切蔬菜水果;学着搭配色彩缤纷的果蔬和肉类,学着摆盒包装做陈列;也学着做很多杂事:切面包片,火腿片,奶酪块,烤牛排培根,蒸土豆,切面包粒,打沙拉酱……我怀着从一无所知新奇的心情到逐渐接触了解并且实操的过程,这个过程有趣却又辛苦,极少做家务的人一下子要跟上师傅们娴熟的工作节奏,真是很吃不消。和我一起学习的有一个刚毕业的广西女孩,她就是学西餐工艺专业的,领悟和动手能力比我强多了。和她一比,我真是相差甚远。我心里很着急,师傅再一催促,让我更着急,一不小心手指切到了,鲜血直流,真疼……忙碌了一天回到宿舍,却又不得安宁。和我一起住宿舍的是6个十七八岁商校实习生。看着她们,我联想到十年前的自己,也是这个年龄来到深圳。青春蓬勃的她们,身上有使不完的精力。她们热衷于丰富的夜生活,去KTV,去玩电玩,去逛街购物,去吃烧烤喝酒打牌,去找男孩子拍拖……我是后来加入这个宿舍的,素不相识的小妹妹们我能怎么样呢?我只能闷不做声,装作若无其事的自己静心休息,任凭她们半夜回来叽叽喳喳吵闹不堪。那段时间我很孤独迷茫。想着工作的不适应,周围没多少我这样的社会青年,大半都是学校里的实习生。我突然很难受,我跟姐姐说:感觉很不好,我觉得自己选择错误了。天天做着厨房的杂事,很不适应,经常切到手。姐姐回复我:你真让人太失望了。你以为你还是小孩子吗?遇到困难就退缩。既然是你自己选择的路,没有谁逼着你去,就是流血流泪也要坚持。看着宿舍里的学生妹肆意的挥霍青春,我突然很羡慕,自己在那青春的年龄里为什么没有这么洒脱肆意?我的床铺靠近空调,那些小女生把空调开到最低温度,她们是凉快了,可我却冷死了,空调风对着我吹,半夜把我冻醒了。我真想有一床被子盖上啊!我跟小妹妹们说,她们居然不乐意把空调温度调高点。算了,谁叫我是大姐姐呢?只能委屈自己了。我突然想起了萍,去年在家见了她一面,得知她在深圳做学生课外辅导老师,我要去找她借被子。萍和我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同学的妹妹。虽然我和她姐姐是同学,但我们只相差一岁,所以和她关系也不错。我QQ联系了她,说来深圳培训学习了,不知你还在不在深圳?她回复我说在深圳,不过她现在怀孕了,快要做妈妈了。我喜出望外又很吃惊,没想到才一年多时间里她都结婚并且快要做妈妈了。我说那一定要去见见她,顺便借床被子,我天天吹空调吹得冷死了!到了休息的那天,我去找萍了。她让我坐3路车到水库新村下车,她会在那里等着我的。深圳海洋性气候,时不时下起一阵暴雨。我到水库新村站台,就下起了暴雨。我想,萍方不方便出来接我了?没一会儿,我看见了萍,她打着伞挺着大肚子慢慢走来了。我赶紧迎上来,心里无限感动,只有一起玩到大的小伙伴才能这样真心对待我呀!一年多不见,我们有很多话要说。我问她预产期什么时候?她说下个月,就是十来天后的八月上旬。我心里一惊,这么快啊!她在广东工作多年,找了个广东的老公。老公在关外一家手机厂做程序设计,她因为快要生孩子了,把工作也辞掉了。老公老家在乡下,她住不惯,便又来深圳了。现在是她自己照顾自己,老公早出晚归的上班。等她生完孩子,她的婆婆和大姑子应该会来深圳照顾她的。她平淡地说,老公是家里的独苗,上面两个姐姐,广东人又重男轻女,要是她生个女儿很有可能婆婆姑子就不来照顾了。我说怎么会呢?就算你婆婆姑子不帮忙,有你老公呀!难道他也会有那种思想吗?在她租住的屋子里,她炒了几个家常菜,我说我来做吧,她不肯。我们吃完饭,在电脑上看了那年刚上映没多久的电影,郭敬明的《小时代》。我听了那首《时间煮雨》,想起宿舍里的小妹妹们经常唱这首歌。郭敬明的青春文学正和她们的胃口啊!我暗暗好笑,她们正当青春的年龄里能感悟到青春即将逝去的心情吗?我跟萍聊起自己的现状,我说不知道自己怎么会选择千里迢迢来到深圳学习西餐工艺,和那些学生一样零起步。萍开导我:西餐是一门高端时尚的工艺,学学它可以陶冶生活情操提升品味呢。你应该学着归零自己,和那些学生们一起,也能让你重新感受下那个年龄的美好。我们看完了《小时代》,发现雨也停了。萍说她有孕在身,不方便带我去太远的地方玩,要不我们就去不远处的东湖公园逛逛吧。我和她一起去了那里,公园里有一尊孔子像,她说很多家长在考试前会带着子女到这来祭拜,希望学生考试考高分。她还说公园里有孔雀,有些孔雀开屏很美丽。那天倒是看到了几只,却羽毛稀疏,开屏并不好看。我和萍沿着山坡走,她说:“在半山坡上有个深圳美术馆。我们去那里看看画展吧。”我真担心她身体吃不消,她却说没事,孕妇也要多运动啊!好不容易爬上来了,我都有些吃不消,萍也有些气喘吁吁的。我们休息了一会儿,她说不知道美术馆关门了没有?此时已是下午四点半了,美术馆五点闭馆,现在也不接待游客了。我们只有在美术馆门口逛了逛,拍了拍照,我看到周围的风景真美丽,连绵起伏的山丘,广袤的波光粼粼的水库。萍说:“要是不下雨,我们早点出门就可以进美术馆参观了,顺便可以去爬爬小梧桐山,那前面就是小梧桐山了。”虽然没有进去参观美术馆,可是我依然很开心。我心里暗暗赞叹萍这么淡然乐观,有孕在身,没有被家人当块宝似的伺候着,却也过得怡然自得。是因为深圳这座活力四射的城市,造就了人们如此的坚忍不息,乐观生活吗?我从萍那里拿了被子,晚上睡觉盖着好多了,一点都不觉得冷了。我的心情也好多了,想想在深圳有一个小伙伴马上要做妈妈了。新的希望即将孕育而出,我也要对生活展开憧憬。接下来的日子,我渐渐适应了深圳同事的工作节奏,动手能力也逐渐提高,师傅从最初对我的不待见逐渐转变成细致指导,力求我尽量做得精益求精。我还是会做错一些细节,还是会不小心的切到手,但已经不难受和怀疑自己了。万事开头难,为什么一开始就被困难打倒,不相信不肯定自己呢?特别是当看见自己做出像模像样的成品时,那高兴的心情一下子替代了之前所有的努力,辛苦劳作学习过程的艰辛和不安。在工作学习的过程中,也终于和深圳同事还有和我一样来接受培训学习的同事们相处融洽了。九月份后我们将会离开深圳,回到武汉共同协力打造一家倡导新概念新生活健康高端品味的精品超市了。2013年的夏天是一个异常炎热的夏天。七月中旬后全国大部分地区一直高温不断,一个多月未下雨。姐姐说家里热死了,天天的烈日骄阳,盼不来一丝清风一滴雨。当我说深圳不热,时不时下起暴雨时,姐姐羡慕的说我是躲过了一劫,在深圳过一个凉快的夏天了。末了,她说多想来深圳看看啊,这么多年过去了。公司组织我们一起去进行户外拓展活动,一起聚餐。我们去了深圳中心公园,园博园进行军训,做团队益智游戏。大家在一起跑步,站军姿,做游戏,有苦有乐,增加了团队合作意识,更重要的是增加大家的亲密融合度。这是一支年轻的团队,五湖四海的我们怀揣着各自的梦想聚到深圳只为开辟一片新天地。近两个月的培训快要结束了。那些学生们赶紧把深圳好玩的地方玩了个遍。他们有人爬上了梧桐山顶峰;有人去了世界之窗看了看;有人去玩了大小梅沙……我也不算很有遗憾,虽然没有爬上梧桐山,却也去了中英街,世界之窗的大门也看到了,我和一个相处不错的女孩子两人一起去了西冲海滩。她从未见过海,也算是满足了她的愿望。我们两个女生在海滩上度过了一个特别的夜晚。我看到海边的星星很低,低得好像要陪着我们说话一样。有人说海滩对面的岛屿就是香港新界了,我们看着深圳的青年学生在海滩玩荧光棒,拍摄短片,说着粤语高兴地欢笑,看到有人烧烤,有人游泳,有人在海滩边搭帐篷……最重要的是我们看到了海滩上的落日和第二天清晨初升的太阳,两种截然不同的景观,我们都看到了,永存在心底。宿舍里有一个小妹妹过生日了。我和她们一起去外面吃东西。她18岁了,说自己终于成年了。啊!成年意味着什么了?长大成人了,再也不是小孩子了?终有一天我们终究不再像青春期那样叛逆不羁,迷茫无助?八月初,我问萍生了没有?她告诉我她提前生产了,七月底生了一个男孩。也就是在我和她爬山的第四天后,她就生了。唉,我这是做的什么事啊!让一个即将生产的孕妇和我一起去爬山,想想就觉得自己太无知了。萍说母子平安,她马上要搬家了,因为之前的房子太小了,现在增加了小成员,婆婆要过来帮忙照顾宝宝了,所以换了间大的房子。我在心里暗暗替萍开心:她在三十岁之前完成了人生大事,升级做了妈妈,她婆婆终于如愿以偿抱上了孙子,高兴的帮她带孩子。在我即将要离开深圳的前夕,我去了趟茂业百货。十年前看到它,觉得它很高端大气,现在看到它全然没有感觉,真是太普通的百货大楼。我明白了,时光让我们成长,开拓了我们的视野和阅历。我在那里给姐姐的儿子买了件衣服,姐姐的儿子此时已经八岁了。我又去了十年前去过的洪湖公园。那里的荷花盛开,很漂亮。我赶上时候了,看到了荷花好时节“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的一番好景象。九月初,我去了萍的新家跟她道别。我见到了她的小宝宝,也见到了她的婆婆。她的婆婆不会说普通话,我听不懂粤语,萍已经入乡随俗了,她听得懂粤语,吃得惯粤式风味的饭菜了。小宝宝一个多月大,我问宝宝叫什么名字?萍说名字还没想好呢!返程的头一天,深圳下了暴雨,雷声轰轰,天气又凉快了。姐姐说,家里终于下雨了,稍微凉快些了。你的运气真是太好了,你一回来就凉快了。坐火车了,我看着窗外轻轻掠过的地王大厦,京基100,街道楼房树木一点点地挪移不见,我心里默念:再见了,深圳。回到家,下起了秋雨,好凉爽啊!我知道,夏天就这样过去了,这个夏天就这样一去不复返了,就像青春一样回不来了。秋天如期而至了,我问萍:小靓仔的名字取好了没有,叫什么名字?萍说:取好了,叫“剀斌”。我说:嗯,是个好名字。(文/阅读时间作者·毛朵)注:本文系阅读时间84salon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和作者,违者必究。
相关文章
记得在千禧年快来临时,电视杂志上都在说二十一世纪是“她世纪”,就是说二十一世纪是女人的世纪。现在二十一世纪都过去了十七年,真心感受到这是一个比任何时期都要倡导女性要拥有坚强独立乐观的人生价值观,做灵魂...
‘众生皆草木,唯你是青山。’看到这句话,就非常喜欢。从而也想起很多人、很多事和很多美味小吃。喜欢吃一种脆皮小蛋糕,经常买。不仅自己经常买,还经常买了走亲戚送朋友。因为不知道别人喜欢吃什么,所以,每次都...
老李儿本来姓荆,因嫁到李家,随了夫姓,村里的老人,都叫她老李儿。李字后边有很浓重的儿化音,听起来自带着十分的亲切。老李儿住娘家,在一间很小的小屋里。从我小时候,就只有她孤身一人,没见过她的儿女,也没见...
我实际上是个十分口拙的人。而且,特别是在关键时刻尤为口拙。比如告别。告别似乎是一个普遍公认的隆重时刻,也是一个最能够让人感怀的时刻。越是这样的时刻,我就越是畏惧。倒不是怕伤心怕落泪,而是怕说话。...
那年上海的街头小巷传唱筷子兄弟《老男孩》的旋律。我28岁了,坐在公交车里,耳机塞在耳朵里听着歌词,若有所思。28岁的我,站在青春尾巴的末梢,听着这些歌词,内心澎湃不已。...
能与仙为邻的人,大概也不是凡人吧?路过以前居住的小镇,在那个十字路口的劳务市场,一眼就认出了我们原来的邻居----仙儿。他还是一头乱发,还是一身旧衣,缩着脖子,抱着膀子,站在寒风里等活干。仙儿原名赵...
窗外,香椿树的叶子落尽了,冬天就真的来了。只是,喜鹊的叫声,依然欢快,麻雀的叫声,依然吵杂,鸽群扇动翅膀飞翔的声音,依然震撼……夜里又做梦了,梦到老家的小枣树上,还有一颗枣。想吃还够不着,打下来还怕...
成熟是人生必经的历程,我们期待成熟,因为那是生命完整的标志,也是生命的意义所在。我们惶恐成熟,是因为担心它来的太早而让我们缩短了那逢勃生命的体验,那些风华正茂的岁月,挥斥方遒的梦想不因成熟的到来,而无...
阅读时间通过文摘、翻译和84salon的方式分享有益于提升个人生活品质的精品内容
成长志标签集鄂ICP备12015973号   鄂公网安备42050202000043号
84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