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84salon > 正文

吵吵闹闹到百年

  宗风秋   2017-10-02 20:09
不觉又是深秋了,风吹树叶的声音,变得很响亮也很清脆。季节到了,叶子里面的水分少了,西风的力度大了。不久,那树叶便开始零落。小麻雀成群结队地从头顶飞过 ,犹如西风卷起的片片落叶。吵吵闹闹到百年窗外,有一棵大香椿树,还有一棵不大不小的柿子树,另外两棵是石榴树,这些树,都是一楼的两位老人种的。他家有一个坐北朝南的小院子,大门居中,正对着堂屋的门。大门里种一棵红石榴树,大门外种一棵白石榴树。红石榴树开烈火一样的红花,白石榴树开冰雪一样的白花。每年到了石榴花开的季节,翠叶虬枝,冰火相映,天然成趣。秋天,白石榴青色的果皮开始变得白亮,子粒开始变得饱满,一个个大石榴 ,垂挂在枝头,衬着墨绿的叶子,总是极美的。而红石榴则是另一番景象:那些红红的石榴,好像抹了胭脂,红得剔明透亮。挂在枝头,就像一个个小红灯笼!此时此刻,总不免要感慨:造物者是多么神奇啊,居然使一种水果,俊美到如此地步!那棵柿子树前些年受了毛病,结的柿子不等成熟,就从枝头掉落下来,弄得满地都很肮脏。去年,主人终于不耐烦,把这柿子树的树头代去了。今年虽然发了几个新枝,却没结一个柿子,窗外因此就少了一种风景。想当年,那柿子结得又大又美,每天目睹着那些小柿子,从青绿变得橙黄,又从橙黄变得桔红,真是一种享受。每到这时候,满树满枝的柿子,衬着抹油打蜡一般的绿叶,美得如雕如画。然后,柿子采摘了,剩下的柿叶,经霜之后,红艳非常。映着夕阳的光辉,美得更加光彩夺目。柿子树不远的香椿树,长得十分高大壮美。每年春天,紫红的香椿芽儿掰过两茬之后,香椿树就开始疯长。每当风儿吹过披拂的枝叶,那声音就像下起一阵小雨。在这小院子里住着的,是一对老夫妻。老太太今年九十一,老爷子今年八十九。两个人虽然年岁大了,身体还都硬朗。唯一不足的,就是两个人都耳聋。平时说话,其实就是面对面地喊话。所以,他们老两口要说悄悄话,我们这前后两栋楼都听得清清楚楚。偏偏这两位老人,还经常吵架,总是因为一点小事,就正正经经吵起来。两个人吵到最后,就变成老太太一个人的控诉。她想起什么就念叨什么,都是一些陈谷子烂芝麻。听起来,好像老和尚在念经文一样。不仅吵架,老太太还喜欢打赌。比如:我打赌今天会下雨,我打赌今天会晴天,或者我打赌,今天没有人来咱家吃饭……好像每次都是老太太赢。这时候老太太说话就特别快,而且,会高兴得像孩子一样手舞足蹈:我赢了,我又赢了!每次听到老太太这样,我总喜欢拉开窗子,探出头去,看看这个孩子一样快乐可爱的老婆婆。那天,从早晨就开始阴天,到吃完早饭,依然没有下雨。老太太又打赌。老太太说我打赌这雨一定会下,就是早一会儿晚一会儿的事儿。老爷子正专心地数着树上的红石榴,根本没听到老太太说什么。然后,老太太坐在过道下,开始拣黄豆:戴上老花镜,端了簸箕,坐在板凳上,专心致志地挑拣。过了一会儿,天果然下起雨来。老爷子从外面匆匆地回来,拍拍老太太的肩膀,指指天,很大声地说:“别挑了,下雨了!快收你晾的衣服。”“下雨了?”老太太怔了一怔,立刻就兴高采烈起来:“我赢了,我又赢了!”然后,她双手端起簸箕,努力地想站起来。谁知那簸箕一倾斜,黄豆全洒了……“你个老太婆,整天赌赌赌,不赌了吧?你赢了又怎样?看看这黄豆,你自己捡吧!”“捡就捡,你凶什么,输不起就别赌!……”“谁和你赌了……”老爷子大喊。于是,两个人又吵起来。一边吵一边头抵着头,慢慢地捡黄豆……人说“吵吵闹闹到百年”,此言果然不差!(文/阅读时间作者·宗风秋)注:本文系阅读时间84salon文章,尊重版权,转载请注明出处和作者。
相关文章
那年上海的街头小巷传唱筷子兄弟《老男孩》的旋律。我28岁了,坐在公交车里,耳机塞在耳朵里听着歌词,若有所思。28岁的我,站在青春尾巴的末梢,听着这些歌词,内心澎湃不已。...
能与仙为邻的人,大概也不是凡人吧?路过以前居住的小镇,在那个十字路口的劳务市场,一眼就认出了我们原来的邻居----仙儿。他还是一头乱发,还是一身旧衣,缩着脖子,抱着膀子,站在寒风里等活干。仙儿原名赵...
窗外,香椿树的叶子落尽了,冬天就真的来了。只是,喜鹊的叫声,依然欢快,麻雀的叫声,依然吵杂,鸽群扇动翅膀飞翔的声音,依然震撼……夜里又做梦了,梦到老家的小枣树上,还有一颗枣。想吃还够不着,打下来还怕...
成熟是人生必经的历程,我们期待成熟,因为那是生命完整的标志,也是生命的意义所在。我们惶恐成熟,是因为担心它来的太早而让我们缩短了那逢勃生命的体验,那些风华正茂的岁月,挥斥方遒的梦想不因成熟的到来,而无...
昨天我看了路遥的一篇文章《一生中最高兴的一天》,突然很感动。最早接触路遥的作品,是在十五六岁时看的《平凡的世界》。路遥的文字魅力就是平淡里透着人生的酸甜苦辣。他描写着生活在社会最底层的劳动人民的喜怒哀...
心理学家戈夫曼提出过“拟剧论”:社会是个舞台,每个人都是演员,扮演着自己觉得需要的角色,并且希望向他人塑造某种形象,期待他人对此形象的回应。至此我发现,我已成为了不折不扣的“老好人”的形象代言人,活得...
婚姻基本上不等于爱情,爱情也未必是婚姻的前提。爱情婚姻理想的最高标准就是:俩个人两情相悦,双方条件正好相当,互相尊重。这样的几率纵然很少,却也要双方条件相当。...
乐观者说:人生日日是新生;悲观者说:人生日日是归途。新生也好,归途也罢。如果我们每天都带着新生的惊喜,去面对浮世的柴米油盐,那该是一种怎样的快乐呢?...
阅读时间通过文摘、翻译和84salon的方式分享有益于提升个人生活品质的精品内容
成长志标签集鄂ICP备12015973号   鄂公网安备42050202000043号
84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