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84salon > 正文

又想你了,坦克!

  宗风秋   2017-11-06 11:24
又想我家坦克了!我家坦克是一只大金毛,体重八十多斤。来我家的时候,才刚刚两岁多,长得帅气极了,也可爱极了。坦克喜欢到处嗅来嗅去、喜欢下河游泳、喜欢和别的小狗玩;喜欢叼一根木棍,自己在那儿耍来耍去;喜欢坐在我身边,把头贴到我脚上;喜欢让我夸它长得漂亮,每次听到,都高兴得像个孩子,又蹦又跳······又想你了,坦克!那天晚上,我带它出去玩。过十字路口等红灯的时候,我一眼没看住,坦克就窜到马路对面去了。它在马路对面的草丛里嗅来嗅去,任我怎么叫它,它就是不肯听。我很生气。正好此时绿灯亮了,我走到坦克身边,大声命令它:“坦克,坐下!”坦克知道我生气了,立刻就坐下了。我举起手,想狠狠地给它一巴掌。看到它服服帖帖的样子,心又软了下来。我弯下腰问它:“你又听不懂人话了是不是?那就不玩了,回家!“我在前边气呼呼地走,坦克在后边垂头丧气地追。因为看到我生气了,它像一个犯了错的孩子,埋了头只顾走路,再也不敢到处嗅来嗅去。到了储藏室,看到它的水盆里没水了。我拿了水盆,去公厕接水。坦克在后边,也颠颠地跟着。“坦克,坐在这儿,不许动!”怕厕所里有人,坦克跟进去人家害怕,我就指着厕所外的一处空地命令它。坦克乖乖地坐在那儿,等我接了水出来时,它还在那儿坐着。这在以前,是从来没有的事儿,它总是坐一会儿,就自己跑开了。看它那可怜又可爱的样子,我一下就笑了:“你听懂人话了啊?那我们还出去玩。”我把水送到储藏室,和坦克一起再往河边走。坦克高兴得撒腿就跑,生怕我再生出什么变故来。刚刚走到河边,就迫不及待地跳到河里去了。那天,是一个早晨,我们从河边回来。我去超市买东西,让坦克坐在超市门口等我。买了东西出来的时候,发现坦克又跑一边玩去了。我站在超市门口,生气地叫了一声:坦克!听到我叫它,坦克立刻跑回原处,一屁股坐了下来:那样子好像在说:生啥气呀,你看我这不是坐下了吗?“你真是‘三天不打,上房揭瓦’的主!”我点着坦克的脑袋笑了。看到我笑了,坦克立刻就窜了出去。这可爱的小东西啊!刚来我家那年的春天,坦克对周围的环境还不熟悉,无论走到哪儿,它都十分投入地嗅来嗅去,然后就是到处撒尿圈地盘。总是我走好远了,它还跟不上来。我想逗逗它,就隐身到一棵大树后。坦克嗅够了,才发现主人不见了。它十分惊慌地四处看了看,然后就站到路中间狂叫。因为怕吓着别人,我只好自己从树后走出来。你说这小东西,谁教它这样做的?怎么感觉我还没有一只狗聪明呢?我知道坦克喜欢和小狗玩,但我不知道坦克害怕大狗。那天我们在河边,远远看到一只牧羊犬。那牧羊犬长得高大威猛,像头小牛犊一样。坦克很害怕,就悄悄地向我身后躲,看那样子,好像随时都准备逃跑。“瞧你这点出息,你不喜欢和狗玩吗?今天怎么不去了?”我故意向前推坦克。坦克索性一屁股坐到地上, 直到那只大狗走远了,它才站起来,让我好一阵嘲笑。刚来的时候,坦克并不喜欢游泳。有一次它沾了满身的泥土,是我叫了几个过路人,硬生生地把它推到河里去的。看它惊慌失措地在水里奋力挣扎,真觉得好气又好笑。谁知,只推了它这一次,它就喜欢上游泳了,而且喜欢得一发而不可收。那天晚上,天很热。都十点多了,我带坦克到河边玩。刚刚走到河边,坦克就‘噗通’一声跳河里去了。旁边那个钓鱼的人,以为有人跳下去了,急忙问我:“怎么回事?怎么回事?”我指指河里的坦克,他才笑起来:“原来是你家的狗啊!我家的狗狗也喜欢游泳,哪天带来让它们一起玩玩。”从此,狗和狗成了朋友,人和人也成了朋友。那个夏天,天气特别热。我就在储藏室里,给坦克放了一台小电扇。怕坦克把电扇弄坏,电到它。我就拍着它的脑袋告诉它:“这东西不许碰啊!你睡觉的时候,就趴在这儿!然后你就不热了,蚊子也不咬你了。”它果然就不去碰那小电扇,而且每次进了储藏室,就趴到那小电扇前边,一动也不动!乖巧得让我感慨。坦克越来越讨人喜欢了,因而每天早晚去溜狗,成了我一天之中,最值得期盼的事情!甚至很多时候,我都忘记了我家坦克是一只狗。如果哪天它真的开口说话了,我觉得我一点都不会惊奇。(文/阅读时间作者·宗风秋)注:本文系阅读时间84salon文章,尊重版权,转载请注明出处和作者。
相关文章
晚上下班的时候,已经快九点了。刚下楼,就听到一个孩子在哭闹。然后就看到一位中年妇女,抱了孩子往传达室走。走到传达室的门口,那孩子哭闹得更加厉害。...
记得在千禧年快来临时,电视杂志上都在说二十一世纪是“她世纪”,就是说二十一世纪是女人的世纪。现在二十一世纪都过去了十七年,真心感受到这是一个比任何时期都要倡导女性要拥有坚强独立乐观的人生价值观,做灵魂...
‘众生皆草木,唯你是青山。’看到这句话,就非常喜欢。从而也想起很多人、很多事和很多美味小吃。喜欢吃一种脆皮小蛋糕,经常买。不仅自己经常买,还经常买了走亲戚送朋友。因为不知道别人喜欢吃什么,所以,每次都...
老李儿本来姓荆,因嫁到李家,随了夫姓,村里的老人,都叫她老李儿。李字后边有很浓重的儿化音,听起来自带着十分的亲切。老李儿住娘家,在一间很小的小屋里。从我小时候,就只有她孤身一人,没见过她的儿女,也没见...
那年上海的街头小巷传唱筷子兄弟《老男孩》的旋律。我28岁了,坐在公交车里,耳机塞在耳朵里听着歌词,若有所思。28岁的我,站在青春尾巴的末梢,听着这些歌词,内心澎湃不已。...
能与仙为邻的人,大概也不是凡人吧?路过以前居住的小镇,在那个十字路口的劳务市场,一眼就认出了我们原来的邻居----仙儿。他还是一头乱发,还是一身旧衣,缩着脖子,抱着膀子,站在寒风里等活干。仙儿原名赵...
窗外,香椿树的叶子落尽了,冬天就真的来了。只是,喜鹊的叫声,依然欢快,麻雀的叫声,依然吵杂,鸽群扇动翅膀飞翔的声音,依然震撼……夜里又做梦了,梦到老家的小枣树上,还有一颗枣。想吃还够不着,打下来还怕...
成熟是人生必经的历程,我们期待成熟,因为那是生命完整的标志,也是生命的意义所在。我们惶恐成熟,是因为担心它来的太早而让我们缩短了那逢勃生命的体验,那些风华正茂的岁月,挥斥方遒的梦想不因成熟的到来,而无...
阅读时间通过文摘、翻译和84salon的方式分享有益于提升个人生活品质的精品内容
成长志标签集鄂ICP备12015973号   鄂公网安备42050202000043号
84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