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阅读 > 正文

一生痴绝处,无梦到徽州

  宗风秋   2017-09-09 18:50
那一年秋天,正值秋收秋种的时候,婆婆脑溢血入院了。家里堆着成堆的玉米,地里散落着砍倒的辣椒,还要撒肥料、犁地、整地、种地……爱人在医院回不了家。而这些农活,又不是我一个女人能干得了的。幸好,婆婆症状减轻了。我把女儿们送到姐姐家,再辗转到医院照顾婆婆,把爱人替换出来回家干活。一生痴绝处,无梦到徽州婆婆在医院,除了吃饭睡觉,就是打针吃药。因为还有二姐在,我就可以偷懒了。躺在另外一张病床上,一会儿就睡着了。醒来的时候,已近中午。屋后那一棵大梧桐树上,有的叶子已经开始泛黄了。梧桐,总是最先感知秋声的啊!因为寂寞,也因为疲劳,我继续躺地床上,就看那一树梧叶。看着看着,一朵白云慢慢从梧桐树后面爬上来,像个调皮的孩子一样,爬到树顶,然后又向东慢慢飘散……云彩去了一朵又来了一朵,就那么慢悠悠地,爬上来又飘过去,像是在上演一幕哑剧。从此,没事儿的时候,我就躺那儿看云。有时候起风了,那云飘散得特别快,恍惚之间,就好像那梧桐树在蓝天白云的背景里,慢慢地走。 有时候根本没有云彩,就间或有几只小麻雀,叽叽喳喳地来了,又叽叽喳喳地去了。偶尔也有几只灰喜鹊,连黑色长尾上的羽毛,都能看得丝丝分明。那喜鹊向病房里看看,然后飞走了。医院很小,病人也不多。再说这种农忙时节,人就是有点感冒发烧,也因为忙乱,挺挺就过去了。所以,我在医院里很清闲,也很无聊。很多时候,我就站在病房门口看人。一边看一边猜测,这人是什么人,来这儿干什么?有时候猜对了,也有时候猜错了。因为远离了家里的土地和庄稼,倒也不觉得特别着急。那天早晨,医生们还没有上班,医院里只有几个小护士,还都不在岗位上。突然来了一个拖拉机,送来一位喝了农药的妇女。那妇女被人从车上抬下来的时候,头已经垂下来了,头发衣服全是透湿的,赤着脚歪着头躺在一床旧棉被上。一个男人发疯了一样,到处喊医生。这时候,出来一位快要临产的小护士。她艰难地蹲下笨重的身子,拨开那妇女的眼睑看了看,什么也没说,站起来捂着脸就无声地哭了……接着赶来的亲属和家人见此情景,一个个号啕大哭。只有那个到处跑着喊医生的男人,单膝跪倒,双手捧着女人的头,把脸贴在女人大概已经冰凉的脸上,许久许久……过了好大一会儿,不知道谁喊了一声:快点转院啊!一帮人又手忙脚乱地把那妇女抬到拖拉机上,拖拉机冒着黑烟叫嚣着,出了医院的大门……人都走完了,那个男人还在地上跪着不肯起来。这时候,过来一位上了年纪的老人,弯了腰对那个男人说:“起来吧孩子,到哪儿也不中用了,赶紧去告诉人家娘家一声,好好处理后事吧!”那男人突然暴跳起来,追了出去,破旧的鞋子甩掉了,身上的衣服也甩掉了。跑到医院门口,正好和赶来的另一拨人相遇。我还没看清怎么回事,那男人已经被打翻在地……我急问那老人是怎么回事。那老者说:人家娘家来人了。人家的人没了,不让人家打两下出出气,也说不过去……然后,那位老人走过去,不说话,也不拉架,直接低着头跪在地上……那一群人很快住了手,蹲在地上,放声大哭……生命是没有固定期限的。谁也不知道自己的生命,在什么时候,以什么方式结束。面对此情此景,我一直在想:人活着,到底是为了什么?朋友的父亲八十多岁了,至今还在医院住着。状况一天不如一天,这可是看得见的生离死别啊!记得那次我爬泰山回来,去朋友家玩。老人看我不怎么敢走路的样子,问我腿怎么了。我说爬泰山刚回来。老人家听说我去爬泰山了,非常痛心地说:“作为山东人,我没去过泰山,作为中国人,我没去过北京!我觉得很遗憾。” 老人病情恶化得飞快,看样子,老人这辈子也去不了北京了。想想,还真是莫大的遗憾! 突然就想大黄山了!我魂牵梦绕的大黄山啊! 趁着我还不算太老,趁着我的腿脚还方便,我一定要去看看你!一生痴绝处,无梦到徽州……(文/阅读时间作者·宗风秋)注:本文系阅读时间84salon文章,尊重版权,转载请注明出处和作者。
相关文章
记得在千禧年快来临时,电视杂志上都在说二十一世纪是“她世纪”,就是说二十一世纪是女人的世纪。现在二十一世纪都过去了十七年,真心感受到这是一个比任何时期都要倡导女性要拥有坚强独立乐观的人生价值观,做灵魂...
‘众生皆草木,唯你是青山。’看到这句话,就非常喜欢。从而也想起很多人、很多事和很多美味小吃。喜欢吃一种脆皮小蛋糕,经常买。不仅自己经常买,还经常买了走亲戚送朋友。因为不知道别人喜欢吃什么,所以,每次都...
老李儿本来姓荆,因嫁到李家,随了夫姓,村里的老人,都叫她老李儿。李字后边有很浓重的儿化音,听起来自带着十分的亲切。老李儿住娘家,在一间很小的小屋里。从我小时候,就只有她孤身一人,没见过她的儿女,也没见...
那年上海的街头小巷传唱筷子兄弟《老男孩》的旋律。我28岁了,坐在公交车里,耳机塞在耳朵里听着歌词,若有所思。28岁的我,站在青春尾巴的末梢,听着这些歌词,内心澎湃不已。...
能与仙为邻的人,大概也不是凡人吧?路过以前居住的小镇,在那个十字路口的劳务市场,一眼就认出了我们原来的邻居----仙儿。他还是一头乱发,还是一身旧衣,缩着脖子,抱着膀子,站在寒风里等活干。仙儿原名赵...
窗外,香椿树的叶子落尽了,冬天就真的来了。只是,喜鹊的叫声,依然欢快,麻雀的叫声,依然吵杂,鸽群扇动翅膀飞翔的声音,依然震撼……夜里又做梦了,梦到老家的小枣树上,还有一颗枣。想吃还够不着,打下来还怕...
成熟是人生必经的历程,我们期待成熟,因为那是生命完整的标志,也是生命的意义所在。我们惶恐成熟,是因为担心它来的太早而让我们缩短了那逢勃生命的体验,那些风华正茂的岁月,挥斥方遒的梦想不因成熟的到来,而无...
昨天我看了路遥的一篇文章《一生中最高兴的一天》,突然很感动。最早接触路遥的作品,是在十五六岁时看的《平凡的世界》。路遥的文字魅力就是平淡里透着人生的酸甜苦辣。他描写着生活在社会最底层的劳动人民的喜怒哀...
阅读时间通过文摘、翻译和84salon的方式分享有益于提升个人生活品质的精品内容
成长志标签集鄂ICP备12015973号   鄂公网安备42050202000043号
84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