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阅读 > 正文

菊黄蟹肥秋正浓

  毛朵   2017-09-20 08:37
九月的风轻轻吹拂,秋风渐起,正是菊黄蟹肥秋正浓的好时节。菊黄蟹肥秋正浓我看到生鲜超市里螃蟹上市了,它们被装入水箱里,一只螃蟹张扬舞爪地往上爬,下面的螃蟹却拼命地试图把它往下拉。我不禁哑然失笑,想起一则讽刺故事,揭露中国官场的黑暗腐败,一个人要标新立异却被周围的人阻碍,最终同流合污。鲁迅先生那著名的《螃蟹》写到:老螃蟹觉得不安了,觉得全身太硬了。自己知道要蜕壳了。他跑来跑去的寻。他想寻一个窟穴,躲了身子,将石子堵了穴口,隐隐的蜕壳。他知道外面蜕壳是危险的。身子还软,要被别的螃蟹吃去的。这并非空害怕,他实在亲眼见过。他慌慌张张的走。旁边的螃蟹问他说,“老兄,你何以这般慌?”他说,“我要蜕壳了。”“就在这里蜕不很好么?我还要帮你呢。”“那可太怕人了。”“你不怕窟穴里的别的东西,却怕我们同种么?”“我不是怕同种。”“那还怕什么呢?”“就怕你要吃掉我。”这个故事点出了新生事物往往有被旧事物消灭于萌芽状态的危险。小心身边的人,我不怕你,但我害怕你伤害我。鲁迅先生曾称赞:“第一次吃螃蟹的人是很可佩服的,不是勇士谁敢去吃它呢?”螃蟹形状可怕,丑陋凶横,第一个吃螃蟹的人确实需要勇气。但谁是天下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呢?总之,我们把第一个敢于尝试别人不敢做的事情叫“第一个吃螃蟹的人”!民国时代,说起吃蟹,不得不提的一个人,那就是鲁迅。很多文豪,同时也是“吃货”,鲁迅就是其中之一。而在鲁迅的日记中,更是屡屡提到吃蟹。秋风渐起之时,便是鲁迅最爱的食蟹之期。蟹,让鲁迅的生活增色不少。鲁迅对于螃蟹,有两种吃法,大的就隔水清蒸,加点调料,这样能最大限度地保留蟹的鲜味;小一点的,就和上面,用来做成油酱蟹,这是一种下饭的小菜,在当时颇为流行。用现在人的眼光来看,鲁迅这种“食不可无蟹”的生活,堪称高端了。真实情况如何呢?恰恰相反。民国时期,蟹还真不是什么稀罕玩意儿。那会儿,螃蟹多,且吃的人少。为啥?因为不顶饿,不充饥,还不如大米来得划算。有一奇特现象,在法币改革后,物价上涨,米价飙升。很多穷苦人家,吃不起米,于是只能吃螃蟹充饥。在当时的老照片或各类记录中,时时可见这种情况。由此可见,螃蟹在当时不仅不“高端”,反而还挺普通,特殊时期甚至比米价还便宜。吃螃蟹的,大多是两极分化,一种是“高大上”,专门搜罗各地有名的螃蟹,品蟹喝酒,附庸风雅;另一种,是穷到了极点,米都买不起,就吃点普通的螃蟹充饥。在鲁迅的著作中关于螃蟹的话题不少,在著名的《论雷峰塔的倒掉》一文里,鲁迅详细描写了江南食蟹的风俗:秋高稻熟时节,吴越间多的是螃蟹,煮到通红之后,无论取哪一只,揭开背壳来,里面就有黄,有膏;倘是雌的,就有石榴子一般鲜红的子。先将这些吃完,即一定露出一个圆锥形的薄膜,再用小刀小心地沿着锥底切下,取出,翻转,使里面向外,只要不破,便变成一个罗汉模样的东西,有头脸,身子,是坐着的,我们那里的小孩子都称他“蟹和尚”,就是躲在里面避难的法海。现在正是吃蟹好时节。可以清蒸也可红烧,配以紫苏叶,蘸以姜蒜醋。金秋时节,持蟹斗酒,赏菊吟诗还是人们一大享受,多么惬意呵!可见蟹是公认的食中珍味,有“一盘蟹,顶桌菜”的民谚。它不但味奇美,而且营养丰富,是一种高蛋白的补品,对滋补身体很有益处。但是蟹虽美味,可不是人人能有福享用的啰。蟹乃大寒大冷之物,脾胃虚寒者,风寒感冒(清鼻涕、清痰)未愈和一些皮肤疾病者忌食,体弱的老人幼童,孕妇忌食。想想在家吃螃蟹,母亲会嘱咐我不要多吃,而对父亲兄弟却没有嘱咐。她说螃蟹性寒,姑娘家不可多吃。曾听闻重庆有一孕妇怀孕五月,喜吃螃蟹,一口气吃了八个,结果孩子都流掉了,真是可惜。吃螃蟹讲究也不少。不可边吃螃蟹边喝冷饮,茶,啤酒,牛奶豆浆;也不能和柿子,梨,西红柿,花生等相斥的食物同吃,否则轻则引起腹痛,呕吐各种身体不适,严重会导致昏迷休克,乃至丧失生命。美食上桌,可不要贪食哟。在这秋风习习,明月当空照的夜晚,吃着螃蟹,抿口小酒,一边赏月赏菊一边吟诗作赋,真乃人间一大乐事,快活似神仙啊!(文/阅读时间作者·毛朵)注:本文系阅读时间84salon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和作者,违者必究。
相关文章
记得在千禧年快来临时,电视杂志上都在说二十一世纪是“她世纪”,就是说二十一世纪是女人的世纪。现在二十一世纪都过去了十七年,真心感受到这是一个比任何时期都要倡导女性要拥有坚强独立乐观的人生价值观,做灵魂...
‘众生皆草木,唯你是青山。’看到这句话,就非常喜欢。从而也想起很多人、很多事和很多美味小吃。喜欢吃一种脆皮小蛋糕,经常买。不仅自己经常买,还经常买了走亲戚送朋友。因为不知道别人喜欢吃什么,所以,每次都...
老李儿本来姓荆,因嫁到李家,随了夫姓,村里的老人,都叫她老李儿。李字后边有很浓重的儿化音,听起来自带着十分的亲切。老李儿住娘家,在一间很小的小屋里。从我小时候,就只有她孤身一人,没见过她的儿女,也没见...
那年上海的街头小巷传唱筷子兄弟《老男孩》的旋律。我28岁了,坐在公交车里,耳机塞在耳朵里听着歌词,若有所思。28岁的我,站在青春尾巴的末梢,听着这些歌词,内心澎湃不已。...
能与仙为邻的人,大概也不是凡人吧?路过以前居住的小镇,在那个十字路口的劳务市场,一眼就认出了我们原来的邻居----仙儿。他还是一头乱发,还是一身旧衣,缩着脖子,抱着膀子,站在寒风里等活干。仙儿原名赵...
窗外,香椿树的叶子落尽了,冬天就真的来了。只是,喜鹊的叫声,依然欢快,麻雀的叫声,依然吵杂,鸽群扇动翅膀飞翔的声音,依然震撼……夜里又做梦了,梦到老家的小枣树上,还有一颗枣。想吃还够不着,打下来还怕...
成熟是人生必经的历程,我们期待成熟,因为那是生命完整的标志,也是生命的意义所在。我们惶恐成熟,是因为担心它来的太早而让我们缩短了那逢勃生命的体验,那些风华正茂的岁月,挥斥方遒的梦想不因成熟的到来,而无...
昨天我看了路遥的一篇文章《一生中最高兴的一天》,突然很感动。最早接触路遥的作品,是在十五六岁时看的《平凡的世界》。路遥的文字魅力就是平淡里透着人生的酸甜苦辣。他描写着生活在社会最底层的劳动人民的喜怒哀...
阅读时间通过文摘、翻译和84salon的方式分享有益于提升个人生活品质的精品内容
成长志标签集鄂ICP备12015973号   鄂公网安备42050202000043号
84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