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阅读 > 正文

滇行散记

  宗风秋   2017-10-13 09:19
三弟在天保口岸等着装货,大概十分无聊,就发了当地的视频过来:连绵起伏、烟雾四起的群山,硕果累累的香蕉树、芒果树……三弟是司机,有自己的大型冷藏车。常年往返于山东、昆明和北京之间。驾驶室里有上下铺,有空调,有wifi、有餐桌,能烧水做饭,简直就是一个移动的家。滇行散记2016年7月初,正值暑假。我跟着三弟从山东老家出发,拉了冷冻食品,到昆明卸货。然后从昆明去往天保口岸,拉了火龙果送到北京新发地水果市场。最后从北京去天津装货,再从天津返回山东老家。这一路历时十一天,行程七千多公里,跨越大半个中国。从平原到丘陵再到群山起伏的云贵高原,跨长江过黄河再到祖国的首都北京。见识了多种地形地貌 ,也见识了祖国疆土的辽阔和交通运输业的高速发展。因此,那次旅行虽匆忙,却难忘。到达湖南地界的时候,高速两边的山上,长满青青翠竹。乍见到如此多的竹子,怎不让我惊喜万分?很想就此下车,钻进竹林里,好好观赏观赏。三弟说看山跑死马,你看着那山离我们这么近,其实远着呢!偶尔经过的集镇上,路两边也都堆满竹子或者竹片,长的短的,粗的细的,堆积如山。真是一方水土养一方人。那一带,好像除了竹林,就是茶园。茶园都管理得很好,看上去很整齐,也极诗意。而且,有几个地方的茶园很特别,晚上的时候,整个茶园都亮起一排一排的捕虫灯。那些小灯,明明灭灭,闪烁不定,给人一种真实的恍惚,也给人一种遥远的迷茫。路边的饭店,大都专为招待司机的。饭店虽小,但很温馨。菜也都是家常菜,除了鱼肉,就是茄子豆角辣椒黄瓜。做法也和我们这儿没什么两样。主食都是米饭,几乎没有馒头。司机除了在这儿吃饭,还在这儿给车加水、拉温。司机都不喝酒,啤酒也不喝,他们都爱抽烟。无论见到什么人,一排烟让下去,大家就成朋友了。因为是同行,陌生的司机坐在一起,也很有共同语言。他们吃饭用的时间很长,大家坐在一起,说说各自的见闻和感想,打算一下下一步应该怎么做。不知不觉,就消耗掉一个多小时。花这么长时间吃一顿饭,对于时间就意味着里程的司机来说,无疑是一种奢侈。我不喜欢烟味儿,所以吃饭很快。三五分钟扒一碗饭很正常。然后我就坐驾驶室里,读书上网,或者到在饭店外,走走转转。湖南境内的高速,多是山路,好像除了隧道就是高架桥。 高速下面的山坳里,有很多小小的、古老的木质民居。上面前后都开了很多窗,看样子是用来晾晒农作物或者储藏烧材的。民居旁边就是梯田。梯田两三层的居多,也有四五层的,大都种着水稻。那水稻有的刚刚收获了,才插上新的秧苗,田里还汪着明晃晃的水;有的正在成熟,稻穗一片金黄;有的正在孕育抽穗,碧绿如丝毯;还有的正在耕种,有人撵着水牛,扶着弯曲的犁铧,慢吞吞地在水田里走。这些梯田层层相连,纵横交错,美如图画。初见之,惊喜万分。嚷嚷着要三弟减速行驶,以便我拍照。三弟笑笑说,更大的惊喜还在后边。果然,那一路,右手边全是高山密林,左手边多是民居、茶园、梯田和弯弯曲曲的小溪。风景越来越好,我却越来越昏昏欲睡。初见之惊喜,一旦沦为常见之淡漠,再美的风景也不能入心了。后来,到了云贵之地,平地海拔就高到两千多米(泰山极顶海拔1545米)。蓝天白云自不必说,单是那山上绵延不绝的云雾,就足以让我惊叹不已。陶弘景诗云:“山中何所有,岭上多白云。只可自怡悦,不堪持赠君。”贾岛诗云:“过桥分野色,移石动云根。”此时此刻才觉得,这“云根”二字,用得真是妙极。以前总觉得“白云无生处,四海是家乡。”现在终于知道,云也是有根的呢!那云从山间密林之上,袅袅升向天际,缥缥缈缈,缠缠绵绵, 似乎永不止息。有时候,那云像在极远处,有时候那云又仿佛伸手可及。有一次,那云竟然直接穿过车窗,钻进驾驶室,然后,就从我眼前悠忽而去……震撼、惊异、感慨……那一刻的感觉,无可比拟。乍见这样的白云,自是惊喜非常。归途路过广西的时候,对于山和云,早就没有了初见的惊喜。只是觉得那儿的山很特别,像一个个大小不一的绿馒头,这儿一个那儿一个。不像云贵高原的山,山山相连,绵延不绝。山与山之间的坡地上,都种满甘蔗。那甘蔗一片连着一片,随山就势,高低起伏,一望无际,蔚为大观!山里的云多,雨更多。常常山这边下着暴雨,山那边却是烈日当空。急一阵慢一阵的雨,就像一个任性的孩子,时不时就下一场。乌云也很美,有时候那乌云沉重得好像盛满了雨水。感觉它一碰到峭壁悬崖,就会暴裂成千点万点。在云南境内的时候,晚上都九点了,太阳还没完全落下,早晨六点多了,天才发亮。而在我们山东老家,晚上七点天就黑透了,早晨四点多,天就亮了。祖国疆土之广阔,由此也可见一斑。从文山市经老山过麻栗坡去天保口岸。路两边是标准的热带风光,房前屋后,山坡平地,到处都是香蕉树。就像我们这儿,放眼望去,到处都是玉米棉花。街道两边的行道树,种的全是芒果。只是,我们到的时候,树上的芒果刚刚采摘完,只有很高的枝头,还残存着一两只芒果。天保正午的阳光,是直射的。就是说,正午 你站在大太阳下,你的影子是缩在脚下的一个圆点。空气极湿热,又经常下雨。感觉那空气像沾在身上,总让人透不过气来。偶尔有几棵椰子树,都极高大,只在树梢长着长长的叶子。不知道是我去的不是时候,还是那椰树根本还没结果子,椰树上没有一只椰子,只在水果摊上见过成堆的椰子。卖椰子的多,喝椰汁的也多。市场里时不时就能看到手棒椰子,吸椰汁的男男女女。对于我,这是一次匆匆忙忙的旅行,也是一次糊糊涂涂的旅行。因为除了手机定位,大致知道到了什么地方,其余的一概迷迷糊糊。全程几乎都在车上度过,而且,每天不知道要经历多少场雨。记忆最深刻的,是在湖北麻城。下了一夜的暴雨,早晨出发的时候,整个麻城都泡在积水里。上班的人们骑了电车,像在水面上飘。那些货车司机们,都很自觉地放慢速度。因为货车经过时,会荡起很大的水波,行驶的电车极容易失去控制。人多的时候,他们都自觉地停了车,慢慢地等,从没有一个司机按喇叭,也没有发生车辆经过,水花飞溅的情形。大家都很默契,也都很配合。很想为这些司机们点赞,觉得他们坐在高高的驾驶室里,还能体会到路人的不便,真是一种很大的修为。到北京新发地水果市场卸货。凌晨两点,若大一个水果市场,已经灯火通明。来来往往、装货卸货的人们,操着各种口音的普通话,一边忙碌,一边有说有笑。真不能想像,帝都之内,皇城脚下,居然还生活着这样一群人。他们一天的工作,是从凌晨两三点钟开始的。卸货、批货、装货、送货,忙忙碌碌却有条不紊。无论南北东西,无论男女老少,大家都为着爱和责任,奔波着、忙碌着!十几天的行程,完全分不清东西南北,每天除了吃饭睡觉,就是向前向前!感觉那高速公路就是一条巨龙,飞速腾跃在祖国的疆土之上。一路上有千里沃野,也有不毛之地;有青山绿水,也有荒山野岭……(文/阅读时间作者·宗风秋)注:本文系阅读时间84salon文章,尊重版权,转载请注明出处和作者。
相关文章
那年上海的街头小巷传唱筷子兄弟《老男孩》的旋律。我28岁了,坐在公交车里,耳机塞在耳朵里听着歌词,若有所思。28岁的我,站在青春尾巴的末梢,听着这些歌词,内心澎湃不已。...
能与仙为邻的人,大概也不是凡人吧?路过以前居住的小镇,在那个十字路口的劳务市场,一眼就认出了我们原来的邻居----仙儿。他还是一头乱发,还是一身旧衣,缩着脖子,抱着膀子,站在寒风里等活干。仙儿原名赵...
窗外,香椿树的叶子落尽了,冬天就真的来了。只是,喜鹊的叫声,依然欢快,麻雀的叫声,依然吵杂,鸽群扇动翅膀飞翔的声音,依然震撼……夜里又做梦了,梦到老家的小枣树上,还有一颗枣。想吃还够不着,打下来还怕...
成熟是人生必经的历程,我们期待成熟,因为那是生命完整的标志,也是生命的意义所在。我们惶恐成熟,是因为担心它来的太早而让我们缩短了那逢勃生命的体验,那些风华正茂的岁月,挥斥方遒的梦想不因成熟的到来,而无...
昨天我看了路遥的一篇文章《一生中最高兴的一天》,突然很感动。最早接触路遥的作品,是在十五六岁时看的《平凡的世界》。路遥的文字魅力就是平淡里透着人生的酸甜苦辣。他描写着生活在社会最底层的劳动人民的喜怒哀...
心理学家戈夫曼提出过“拟剧论”:社会是个舞台,每个人都是演员,扮演着自己觉得需要的角色,并且希望向他人塑造某种形象,期待他人对此形象的回应。至此我发现,我已成为了不折不扣的“老好人”的形象代言人,活得...
婚姻基本上不等于爱情,爱情也未必是婚姻的前提。爱情婚姻理想的最高标准就是:俩个人两情相悦,双方条件正好相当,互相尊重。这样的几率纵然很少,却也要双方条件相当。...
乐观者说:人生日日是新生;悲观者说:人生日日是归途。新生也好,归途也罢。如果我们每天都带着新生的惊喜,去面对浮世的柴米油盐,那该是一种怎样的快乐呢?...
阅读时间通过文摘、翻译和84salon的方式分享有益于提升个人生活品质的精品内容
成长志标签集鄂ICP备12015973号   鄂公网安备42050202000043号
84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