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阅读 > 正文

我很幸运,但不仅仅是幸运而已

  北京时代华语   2017-11-22 12:40
运气,有时候只是一种你无法理解的实力。
我很幸运,但不仅仅是幸运而已

1

一个读者跟我说:“轨姐,我不明白,人人都说运气也是一种实力,但我身边好多人走狗屎运的时候,我根本没看出来他们有什么实力啊。”“学渣”考前不复习,刚好碰上一个监考稀松的考场全都抄过了,我们每天埋头复习竟然过级考能巧到只差一分;毕业后我勤勤恳恳地在一线城市吹冷风坐地铁攒首付,而班上那些游手好闲的同学一回家就成了坐拥三套房的“拆二代”。他说:“我突然对这个社会的价值观产生了怀疑,好绝望啊。”那么,这世界上真存在那种幸运到永远福星高照的人吗?给你们讲个你们爱听的故事。梅哥哥从小就是一个从不失手的学霸,对我而言,考得特好需要超常发挥,但他跟我说,在学霸的世界里,成绩跟发挥没关系,就是要硬件够硬,会做就是会做。嗯,这位骄傲的梅哥哥在高考那一年考了666 分,一如既往高冷地在志愿里只填了北大,不服从调剂。但是呢,造化弄人,那一年他和北大一分之差,真是够背的了吧?少年郎当时就傻眼了,按理说,没被唯一的志愿录取,还不服从调剂就只能滚回去复读了吧?可少年郎又不愿意复读,惊回千里梦,已三更,起来独自绕阶行,站在码头吹了一夜冷风,第二天背上干粮去了老家最好的高校——浙大。少年郎不死心啊,决定争取一下最后一线希望,他也不知道如此莽撞是否行得通,因为此行,他是想来问问人家浙大愿不愿破格要他。如果是我,我肯定想不到这招,就算想到了也不肯去做,为什么啊?我不理解这种行为啊。你又没填人家志愿,人家凭什么跟你谈啊?你填志愿剑走偏锋一不小心走死了,你成绩再好也不至于要人家改弦更张为你打破招生制度吧?再说了,万一不成,好像还会很丢脸的吧?然而,少年郎才不管那么多,他考虑的只是,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我还可以走哪些路子试试。如此,少年郎雄赳赳地去谈了,结果真被人果断收下了。更奇葩的是,本来半路来的,不能给啥太热门的专业,起初老师打算给他扔农学院吧,但这孩子分数太高了啊,高校老师爱才心切,思虑再三直接调进了浙大最牛的竺可桢学院。后来呀,少年郎本科毕业后又考到北大读完了硕士,曲线圆梦了。梅哥哥看上去好像运气爆表、人生“开挂”了啊。所以,你看明白运气是怎么一回事儿了吗?很多人经常会把自己无法理解的事儿,归结为运气。运气,有时候只是一种你无法理解的实力。

2

一个1996 年出生的小文案,无论上学还是上班,一直都是人群中的“小透明”,之前学的好像是什么天体物理,呃,你们自行“脑补”吧。反正我这种“物理盲”不能理解这种人。她去一个单位实习的时候,愣是看上了公司的创意总监,主要是因为这个男的简直太帅太有内涵了啊。用她的话来说,第一眼就天旋地转。但她只是一个小小的实习生,公司那么多貌若天仙的客户经理总监都看不上,怎么可能对她这种资质平平的“小白”感兴趣。但她实在是太喜欢了啊,于是忍不住把他的朋友圈啊,空间啊,微博啊,都从头到尾翻了一遍,调研能力堪比职业侦探,然后知道了他喜欢民谣是因为李志,喜欢哲学是因为加缪,喜欢诗歌是因为奥登。她为了能跟他搭讪,硬是把这三个人的作品吭哧吭哧几乎看了个遍。终于,天赐良机,那天公司集体留下来加班,却突然因为电路报修紧急停了一小时电。有人提议,出去撸串吧?于是一呼啦走了一大半。剩下的人呢,就拉动了一下自己的座椅,围成了小圈圈瞎聊起来。剩下的人里,有她,也有他。她是这里边唯一能跟他相谈的人,他惊讶于她的学识与认知。后来呀,他请她去看李志的跨年演唱会了。再后来呀,他跟她说:“遇见你,是我这辈子最大的狗屎运。”嗯,这是《美人鱼》里的台词。所以啊,你问我运气这个东西是不是有人娘胎里就带的呀?嗯,有的人确实就是啊。但当我们不能改变出身、不能改变天资的时候,不是还剩下努力这个选项吗?这才是改变多数人运气的重要变数啊。一辈子都走运和一辈子都点儿背的人同样罕见。多数人都会在平凡的一生中有几次重要的转折大运,但是实力不够的人,运气再好也没啥用。

3

《哆啦A 梦: 伴我同行》上映的时候,因为对“蓝胖子”的情节太深,所以我凌晨去看了首映。大雄被静香骂了,伤心地在屋顶看星星。哆啦A 梦看他太难过,推推搡搡地最终答应给大雄看一下未来的自己。哆啦A 梦:“这是长大以后的静香。”大雄:“好漂亮。”哆啦A 梦:“而这个被打屁股的男孩子和你一模一样,也就是说……”大雄:“我的……新娘是……静香?万岁,万岁,万岁,谢谢你,谢谢你,哆啦A 梦,这都得感谢你。”哆啦A 梦:“不,你错了,大雄,这是你自己从多如繁星一般的可能性之中抓住的契机。”当时听得我热血沸腾,感动,也庆幸。我庆幸的是,动画片里的大雄没有因为是主角就被无缘无故地加上主角光环,任由他如何,都会避开洪流,身在高楼。还好,这个光明的未来不是因为一个草包爆踩狗屎运,而是自己从多如繁星一般的可能性之中抓住了契机。我用我小肚子上的赘肉向你保证,韩剧里那些笨手笨脚不求上进的“傻白甜”,既能被万能的男一号偏爱,又能让男二号随时随地为她付出低到尘埃,都是骗人的。现实生活中真正的优质男神,他们同样有着一流的品味,那些能够与他们共度一生的女人,一定不是那些空有一张好皮囊的姑娘。能捡到漏儿的人,毕竟还是少数。我总觉得,对多数人来说,好运需要攒。攒什么呢?精力、能量、气质、人品,与阴沟里仰望星空的不泯不灭。攒够了,就轮到你了。有人心比天高,命比纸薄,身在高处,万事蹉跎。有人未得其时,生逢险恶,一线生机,绝处高歌。每个人对狗屎运的要求都不太一样。记不清哪一年,“天猫”推了一句文案:普通的改变,将改变普通。与你们共勉。狗屎运要上哪去踩,我还真是不知道。但我知道的是,不上街走走的人,连踩到狗屎的机会都没有。(摘自初小轨著作《你可以哭,但不能怂》)作者简介:初小轨,作家,编剧,媒体人。20岁曾以《折腾到底》一文红遍网络,被誉为“女版米勒的旷世奇书”。少年自负凌云笔,春华落尽,满怀萧瑟,滚去上班,职场五年,小负功名。后定居大理全职写作,迅速成为炙手可热的热文作者。注:本内容由北京时代华语授权阅读时间发布,未经允许禁止转载。
相关文章
诚如朋友所说,要把生活过成自己喜欢的模样,总要有些坚持。这种坚持,从来就不都是轰轰烈烈的壮举。有时候,它只不过是坚持种一棵花、一棵草;而有时候,它只不过是坚持读一些书、做一些有意义的小事。...
建中二年(781)十月,一位被贬往崖州(今海南海口)、时年五十五岁的官员,从长安出发,沿着驿路,一路向南。这天,他到达容州(今广西北流)以南三十余里的地方。只见两山夹峙,状若关门,驿路从仅仅宽约三十步...
唐永徽元年(650)五月二十六日,长安城。唐高宗李治来到距离皇宫并不远的皇家寺院感业寺,为去世的父亲李世民敬香。这一天,是李世民去世一周年的忌日,他必须来。办完敬香这件正事,他还干了件私事。...
中国,是诗的国度。唐诗,是诗的巅峰。那些或浪漫雄奇、或慷慨激昂、或厚重沉郁、或清新脱俗的唐诗,首先是脍炙人口、千古传唱的文学作品,同时又是亲临其境、现场记录的珍贵史料。这是从唐朝就开始形成的共识。...
有一位青年相当有头脑,他认真研究过相关医学资料,详细解析了自己的神经症,得出了相应的成果,整理过后,写成了一篇非常翔实、整齐的论文,达到了出版的标准。他带着这篇论文原稿来找我,请我看完之后告诉他,为什...
梦能给予我们的比我们想要得到的还要多。通过这些案例,我们不仅能知道神经症的病因,还能给出治疗的方法,并从中得到指引,找出治疗的起点。病人务必要停下前进的脚步,而他的梦也向他提出了同样的要求。...
接下来就能真正探讨人生各个阶段这个现实的主题了。首先来探讨青年阶段,其大致始于青春期,结束于三十五岁至四十岁的中年阶段。首先谈人生第二个阶段,有人可能会很不解,问为什么要这样?童年时期不会遇到难题吗?...
我们总是用自以为是的成熟,错把自己卑微到尘埃里。下一次遇到你,希望自己还是那个只知道“她是个好女孩,我想娶她”的少年。而不是隔着屏幕与江山,早安,晚安。...
阅读时间通过文摘、翻译和84salon的方式分享有益于提升个人生活品质的精品内容
成长志标签集鄂ICP备12015973号   鄂公网安备42050202000043号
84salon